浙江文化印记⑯丨与陶瓷专家探访浙江古窑遗址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

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

浙江历史悠久,是中华文明的发祥地之一。 在这片神奇的沃土上,文物古迹数不胜数,文化杰作琳琅满目,文化风格丰富多彩。 去年以来,浙江省委宣传部和省政协文史学委员会联合开展“浙江文化印记”征集评选活动。 经过广泛征集、专家评审和公众投票,首批20个“浙江文化印记”于不久前发布,包括良渚古城遗址、杭州西湖、钱塘潮、西泠印社、越剧等。

这些“文化印记”是浙江文化积淀的引领者,是浙江的文化瑰宝。 《联谊日报》与《同心源》推出“浙江文化印记”栏目。 每期我们都会邀请一位与印记密切相关的专家,与记者一起前往印记现场,感受印记魅力,畅谈印记。 以及他们背后的故事。

本期我们将探讨瓷器的前世今生。

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

导游专家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

郑建明,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所教授。

瓷器是中国古代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中国也因此成为世界其他文明代代传颂的“瓷器之国”。 瓷器的产地在浙江。 这是古越人对人类文明做出的杰出贡献。

瓷器不仅起源于浙江,而且兴盛于浙江。 古代,浙江瓷业悠久而繁荣。 正如近代世界著名陶瓷专家陈万里先生所说:中国陶瓷史的一半在浙江。

浙江中国陶瓷史上最辉煌的篇章是青瓷。

“九秋风露满窑,夺万峰青彩”——这就是越窑秘彩瓷历久弥新的美丽。

“雨后天晴云断贞操,梅花酸绿”——这就是龙泉青瓷让世人倾心的优雅。

从商周到宋元,浙江青瓷引领中国瓷业走过了漫长而辉煌的历程。

它源自越国山河,遍及五大洲七海。 海上丝绸之路沿线,青瓷一直是最大的出口产品。 这种青釉颜色在中外文化交流史上留下了永恒的印记。

如今,上林湖越窑和大窑龙泉窑双双成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共同成为“海上丝绸之路”。 初冬,我们和陶瓷专家一起探访古窑遗址,打捞那些散落在历史长河中的“碎片”,领略青瓷的永恒之美。

上林湖底隐藏的秘密色彩

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

上林湖瓷片 慈溪市委宣传部供图

慈溪桥头镇临湖畔,山峦起伏,森林茂密。 我们跟随复旦大学科技考古研究所郑建明教授的脚步,聆听他的话——

从商周到战国时期,浙江先民就一直在以德清为中心的东条河流域烧制原始瓷器,其中不少已达到成熟青瓷的水平。 汉代以来,以上虞为中心的曹娥江中游地区,成熟的青瓷蓬勃发展,产量大增。 在完成了原始瓷器和成熟青瓷的两次技术飞跃之后,到了唐代,青瓷开始在上林湖越窑迎来鼎盛时刻。

“越窑是我国古代烧造青瓷的名窑,上林湖是其核心产区。越窑产品品种丰富,造型优美,釉面润泽如玉。” 郑建明说:“特别是唐代秘彩瓷,成为这一时期最高等级青瓷的代名词,影响了南宋汝窑、龙泉窑、官窑等名窑的生产。 ”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介绍/

上林湖月瑶国家遗址公园。慈溪市宣传部供图

上林湖考古遗址公园面积约15平方公里,包括上林湖越窑遗址群、上林湖越窑博物馆等,完整地展示了越窑从创建、发展、繁荣走向衰落。 、丰富的窑业遗迹。 整个考古遗址公园可以说是一座青瓷的“露天博物馆”。

沿着一条小路走,我们来到了上林湖西南岸的莲芯窑址。 眼前是一座唐代龙窑遗址,还有一座同等大小的古龙窑复制品。 1993年至1995年、2014年至2016年,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等单位先后对莲心窑遗址进行了积极的考古发掘,发现了丰富的遗物,从中了解了越窑的布局和制作工艺。推断唐宋时期。 工艺流程,以及窑业生产和管理信息,当时越窑制瓷作坊的“真面目”逐渐清晰起来。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村/

上林湖约基洛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莲花芯窑遗址的唐代龙窑遗址。

“这座修复后的龙窑是根据考古发现和最新研究成果,按照1:1的比例修复的。” 郑建明邀请我们仔细看看。 沿坡建有一座瓷窑,形似一条卧龙,故名龙窑。 窑体一侧有7个缺口,是供人、物料进出的窑门。 我凑近一看,里面正在烧制陶瓷。 靠近顶部的地方有一个圆形的柴火孔。 窑炉两侧还堆满了废品。 建造匣钵的叠墙、储存原料的泥缸、琉璃罐等,生动地呈现了越窑的完整工作图景。 透过历史的硝烟,我们仿佛看到了当年的工匠们练泥、修坯、上釉、装盒……最终烧制出来的越窑青瓷滋养了这片湖光山色。

生产秘彩瓷器的后四岙窑址,隐藏在上林湖深处。 当我们乘船进入遗址区时,只见湖底堆满了瓷器碎片,层层叠叠,一直到岸边。 在这里,你迈出的每一步都如同踏入了历史。

安史之乱后,唐朝生活重心南移,上林湖繁荣起来。 其产品的“千峰翠色”成为青瓷的颜色标准。 此时烧制的秘彩瓷代表了薄釉青瓷的最高水平。

郑建明表示,越窑秘彩瓷器是中国陶瓷家族中最神秘的成员。 南宋初年,赵德林《侯孝录》记载:“今秘彩瓷,相传钱氏国,烧于岳州,为祀物,不许为之。”大臣百姓皆用,故称‘秘色’。” 可见其秘色。 彩瓷烧制不久,越窑仍在生产,无法揭示其前世今生。

文献记载的秘彩瓷器,几千年来一直没有流传下来。 直到1987年,法门寺地宫才出土了13件制作精美的唐代青瓷。 一起出土的碑上明确称其为“瓷秘彩”,秘彩瓷再次曝光。 直到后寺澳遗址的发掘,秘彩瓷的起源之谜才被进一步揭开。

仔细观看上林湖越窑博物馆内的海棠杯、花瓶、瓷枕等展品,郑建明表示,越窑发明了用细瓷土制作匣钵并用釉封釉的技术,瓷器将被密封。 环境得到强力恢复。 这一制瓷技术的巨大突破,最终成就了秘色瓷釉,纯净、晶莹、温润。

绿釉如龙泉出玉

宋朝南迁之初,御用瓷器的烧制为上林虎越窑带来了最后的辉煌。 不久,南宋宫廷用瓷的产地就转移到了龙泉窑。 两大名窑在不经意间完成了历史上最后的交接。

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介绍_陶瓷古窑/

南宋 龙泉窑青瓷凤耳瓶

龙泉窑是我国历代青瓷工艺发展的集大成者。 龙泉青瓷首创的粉青色、梅青色厚釉,以及其如玉般的失透效果,不仅历来深受中国各界人士的喜爱,也令世人着迷。 16世纪的法国人着迷于龙泉青瓷的夜光玉质,并将其与著名戏剧《牧羊女》的主人公青瓷美丽的绿袍相比较。 “雪拉通”这个名字成为西方世界龙泉青瓷的名称,并一直流传至今。

我们与龙泉市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主任余锦辉一起,溯瓯江上游干流梅溪河而上,深入浙西南大山,探寻龙泉青瓷的源头向世界介绍。

在小美镇金村,溪边有一处古码头遗址,标志着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

“宋元明时期,这里是龙泉青瓷运往海外的第一个码头。” 于锦辉环顾四周,发现周围的山坡下还埋藏着许多古窑口,还有一条小路将码头连接到山的深处。 “当时,不仅金村的窑炉业十分兴盛,更上游的大窑等地生产的瓷土、瓷器也被村民们扛在肩上,沿着十几里的‘青瓷小道’运到了这里。金村进行分配。”

从金春出发,满载龙泉青瓷的船只顺山涧顺流而下,沿岸大小码头的船只数十艘。 舰队冲出龙泉山,直奔滁州(今丽水)而去。 此时,瓯江已经通畅,再往东,温州港的大帆船正在等待着他们。 安装在海船上后,迎着海风,可经明州港(今宁波)、太仓港等北上销往日本、朝鲜半岛; 他们可以向南向西,最远到达中东和欧洲。 这段波澜壮阔的旅程,构成了一幅波澜壮阔的“龙泉青瓷出国图”。

“回想当年:瓯江两岸,瓷窑林立,烟花相对,江上有运送瓷器的船只。” 于锦辉的声音充满了感情。 宋、元、明初龙泉窑核心区集中了无与伦比的顶尖制造技术,为世界市场生产高端产品。 可以类比当年的《硅谷》。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介绍/

元代 龙泉窑青瓷船形砚台

在于锦辉的心目中,龙泉青瓷之美有着独特的魅力。 中国历来都是绿色的,每个人心目中的“绿色”二字大概都对应着不同的色调。 “龙泉青瓷的绿色,是一年中梅子尚呈酸性时的颜色,是艾蒿尚鲜嫩时的颜色。当李子成熟、艾蒿枯黄时,也是绿色,但那不再是颜色了。龙泉青瓷是绿色的。”

龙泉青瓷的蓝色,正如美玉的蓝色。 龙泉青瓷独特的质感使其可以与玉石相媲美并取代玉石。 余锦辉解释说,天然玉石由于材质限制,很少大量使用; 而追求如玉效果的青瓷,可以制成各种规格、形态的器物,具有相对更多的可能性。 这应该是龙泉窑。 繁荣的最根本原因。

事实上,早在北宋乃至吴越国时期,南方山区的龙泉窑就进入了皇家视野。 即使在朝廷下令附近的汝窑烧造青瓷之后,即使在京城设立官窑之后,仍然不远千里去“制作龙泉青瓷的样品”。 南宋以后,龙泉窑成为中国青瓷的核心窑场,一直担负着高品质宫廷瓷器的烧制任务。 其繁荣一直持续到元朝和明朝中叶。

尤其是黑体青瓷制品,大多轻巧、造型端庄。 专家根据其紫口、铁足、常见花纹等特征,认定龙泉黑体青瓷为明清文献记载的宋代哥窑。

陶瓷古窑_陶瓷古窑村_陶瓷古窑介绍/

大窑龙泉窑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内的风洞岩窑址。

在龙泉寻找古窑遗址时,陈万里先生的身影总是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1920年代、1930年代,陈万里跋山涉水,九次来到龙泉考察古窑口,进行考古调查。 在龙泉当地导游的老房子里,陈万里完成了中国第一份陶瓷田野考古报告《瓷器与浙江》。

领略世界青瓷魅力

经过500多年的文化交流,中国青瓷早已感动了世界的心。

郑建明介绍,从唐代中后期开始,以上林湖越窑为代表的浙江青瓷迎来了第一个对外出口的高峰期。 越窑瓷器从明州港出海,最终到达朝鲜、日本、菲律宾、马来西亚,甚至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埃及。 输出的不仅仅是青瓷,还有中国人的智慧和生活方式。

宋、元、明初时期,龙泉青瓷出口十分繁荣。 于金辉介绍,韩国新安近海的元代沉船出土了2万多套各类中国瓷器,其中龙泉青瓷占全部瓷器的60%以上; 江苏太仓一万多平方米的元代仓库遗址,几乎都是当时筛选出来的龙泉窑残品和残片。 据不完全统计,数量已达数百吨。 此外,古遗址及东南亚、中东、欧洲、非洲等国家(地区)也发现有龙泉青瓷。 发现于古代沉船残骸中。 这些用于外贸的青瓷产品都是精品。 其优雅的造型、绚丽的釉色,让人心醉不已。

青瓷浓厚的文化魅力,从现藏于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馆的龙泉青瓷名器“利城”的历史中可见一斑。 此件为南宋龙泉窑青瓷花口碗。 釉色纯净、柔和、淡雅,如冰似玉,美丽无比。 这件宝物经过三百多年的代代相传,到达将军足利义正手中时,底部出现了裂缝。 义正对此感到十分遗憾,命工匠用6颗锔钉重新将其固定。 因锔钉酷似大水蛭,故名“李城之旅”。 意想不到的残缺让《李蝗行》有了更丰富的艺术美感,后世模仿者也不少。

明末以后龙泉青瓷逐渐衰落。 从那时起,它作为一个行业就不再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 仅存在零星的民间仿古青瓷技艺。 新中国成立后,一些国际友人表示希望到家乡看看“雪拉通”的魅力。 当时,大多数中国人对这个名字完全陌生。 询问在故宫工作的陈万里先生得知,“雪拉通”是指烧制技术几近失传的龙泉青瓷。 1957年,周恩来总理指示恢复五名窑特别是龙泉青瓷的生产。 经历了悠久历史的龙泉青瓷,从此走向了复兴。 2009年,龙泉青瓷传统烧制技艺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如今,龙泉青瓷名家云集,大师辈出,文化创意产业蓬勃发展,成为真正活的文化遗产。 青瓷之美装点千家万户,青瓷技艺已成为国际通行的艺术语言。

窑火千年不衰,青瓷却永不老。 令万国惊叹,绿色常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