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百科】用寿山石雕出奇葩浮雕,一块石头搞定千个造梦师!

我个人认为浮雕是一种刻画技法,其特点是将物体凸显出来。与圆雕相比,浮雕只在前方或前右前左的部分让物体凸起,而后方则可以被忽略或简化刻画。因此,浮雕需要铲除非物体部分,只留下凸起的物体,这样才能达到半立体的效果。根据铲除的深浅,浮雕可以分为浅浮雕和高浮雕,高浮雕更接近于圆雕的效果。

在浮雕作品中,如果保留凸出的物体部分,同时将背面进行局部或全部镂空,就被称为透雕。透雕与镂雕和链雕有着本质的区别,镂雕和链雕是全方位的雕刻,而透雕只在正面或正反两面进行刻画,所以透雕是一种延伸自浮雕的雕刻技法。透雕中又可分为单面透雕和双面透雕两种类型,单面透雕只刻画正面,而双面透雕则将正面和背面的物像全部刻画出来。

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浮雕一直占据着很重要的地位。它不仅用于建筑及工艺品的刻画,更是表现书法和绘画艺术的一种形式,可以说浮雕是中国传统艺术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我对浮雕这种装饰性雕刻技法感到非常的着迷。浮雕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我国古代,多刻在石壁或木柱的表面,并成为了中国传统艺术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北魏太和十八年(公元494年)的洛阳龙门石窟古阳洞佛龛的石楣和陕西西安唐太宗昭陵六骏浮雕等古代浮雕与透雕作品中,我常常会感受到这种历史文化的沉淀和艺术美感的凝聚。

寿山石的浮雕起源于明、清时期的寿山石砚和印章方柱,虽然与中国历代浮雕作品相比在体积上悬殊很大,但中国传统浮雕艺术对寿山石浮雕的影响是巨大而深远的。寿山石的薄意和透雕技法很大程度上是借鉴中国古代寺院、宫殿、亭台楼阁等建筑的装饰雕刻,以及摩崖石刻、砖雕、木雕等技法发展而来的。不同于其他雕刻技法,寿山石雕作为一种案上的小型艺术,独特的艺术特色也透着迷人的魅力。

回想起清乾隆时期的寿山石巨玺,周彬刻划的浮雕博古和夔龙图案无疑是古代浮雕中的杰作之一。虽然“千人一面”的情况也不是不存在,但是当你仔细观察浮雕的细节,就能够深深体会到浮雕艺术家的匠心独运和精湛的技艺。总的来说,浮雕艺术在中国的发展历程上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其卓越的艺术价值以及历史文化的积淀早已成为了世人津津乐道的魅力所在。

我对山石浮雕艺术非常着迷。清末民初时期,东门派第二代传人林元珠是一位备受赞誉的浮雕大师。他善于利用多色阶的寿山石进行浮雕,运用景衬人法,把人物融入到山石之中,层次深浅得当,刀法灵活,意境幽雅深远。林寿堪和王雷庭是近代的浮雕艺术家,他们也赫赫有名。林寿堪的佳作《鹅燕薄意笔筒》、《天堑变通途》等作品,运用浅浮雕和高浮雕技法雕刻而成。他的另一件作品《南昌起义纪念馆》则是通过焦点透视法和浮雕与透雕技法的结合来展现广场和大楼的宽阔和雄伟。他还创新地运用透雕技法来表现作品上部的朵朵祥云,既增强了云彩的流动感,又突出了主体。在山水题材中,运用浮雕与透雕结合的技法来呈现新的题材,这在寿山石雕史上十分罕见而具有创新性。
西门派薄意大师王雷霆也是一位浮雕艺术的非凡造诣者。他的许多山水作品也采用浮雕技法来呈现,例如《长汀长岭寨》、《月落山窜》等作品。他深谙寿山石的纹理和特点,巧妙地融合了高浮雕和浅浮雕技法,使其作品造型生动形象、精致绝伦。总而言之,这些山石浮雕作品充满了对自然美和历史文化的探索和追求,它们已成为中国传统艺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也在世界范围内受到了广泛的赞誉和崇敬。我对山村新貌》、《长汀长岭寨》和《稻香千里》等作品深感着迷。薄意大师王雷霆运用中国画的散点透视法来展现山水的峰峦叠嶂、层次奇崛,他的刀法圆润浑厚,构图别具一格,观者不禁产生一览众山小的感叹。他的作品在艺术上达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高度。
寿山石浮雕选用的石料应该具有色阶分明和石面宽大平整的特点。因此最好选择色层分明的薄形石材,用色层的外层来进行雕刻,利用石料里层作为衬底,形成自然的套色。对于色阶有多层次的,可以运用上层的颜色来进行雕刻,下层颜色则作为衬底,在衬底上刻薄意,犹如浮雕和壁画交相辉映。在色阶方面,多层次的色阶可以被用于高浮雕作品的雕刻上,以取得良好的艺术效果。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收藏的林寿堪的作品《稻香千里》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件作品选用白黄相间,色阶分明的寿山旗降石,运用焦点透视法进行构思,在上部的白色层里雕刻六只飞翔的白鹭,它们从近处飞向远方。下部则雕成一片金色的稻谷,在风中起伏翻滚。整个画面远近得当,疏密有致,富有动感和生机。这件作品充分展示了作者深厚的艺术功底和超凡的造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