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圈行业中的言语文化探析

在古玩圈中,充满了独特的文化,它是一个广阔而又微小的世界。文化是它最初的体现之一,语言文化正是其中的一份子。有时候,可能会踏进一个陷阱,那就是买家认为从农民手中购得的物品保真无误,但实际却是和不道德的商家勾结,进行欺诈。此外,有时候买家会因为要维护卖家的面子所以即使发现购买的货物不古老而是假冒伪劣也只能说“看不好”。

在古玩圈中,人们可以谈论许多关于交易的特殊话题。例如,一些人自称“游击队”或“铲地皮”,专门在农村以及盗墓地带上游走,寻找有价值的古董,并将之贩卖给其他商家。他们有时会一次性将无论好坏的一样东西卖掉,称作“一脚踢”;如果买家表示愿意,配送员会将坚实的包裹保持原样,成为“留下吧”的象征。对于那些买家买到自己心仪物品的,他们会称其为“吃仙丹”,而拿到较为便宜并质量良好的物品的行为则会被称作“动过手”。

在古玩行业里,有一些特殊术语。比如,当老货坏了需要重新修复时,人们称之为“翻新”;如果竞买者价格抬高了,以至于其他人跟不上,就会说他们已经被“拦一道”了。有些人会“搬砖头”,即不用自己的资本去购买或者修复古董,而是靠着中间差价进行转手买卖。而那些缺少经验的“新手”们会不小心上当受骗,这种情况被形象地叫做“交学费”。在没有自己店铺的情况下,人们也可以“包袱斋”,用彩色布袋到各家古玩店“收购”,然后再转手卖出。这种特殊的古玩行业被称作“包袱斋”。

在古玩行业中,人们会使用一些特殊术语。比如,当某件藏品有着较高的艺术价值,让人们一眼就能看出它的优点时,就称它为“有一眼”的藏品。如果买家不再想要某件藏品,请求卖家将其收回,那么就会称之为“收起来”。而当老货需要进行修补时,人们则称它为“动过手”。然而,在古玩行业中也存在一些不好的习惯,例如“偷冷饭”,它是一种贬义词,常常指的是老板的手下人以欺诈的手段进行非法买卖。这种行为受到了人们的谴责,因为它破坏了古玩行业的良好秩序。古玩行业中也有一些特殊术语。例如,“偷冷饭”是指那些不诚信的人以欺骗手段谋取财利,这是一个贬义词,并不是一个表扬的词汇。近年来,其他行业也开始使用这个词汇,来形容那些不诚信的行为。另一个古玩制作工艺术语是“工手”,它表示艺术制品背后匠人的精湛技艺。当匠人制作工艺品时,需要动用他们的“工手”,这也许就是“工匠的手艺”的简称吧。这个术语通常用于描述工艺性强的艺术品,如紫砂、竹木和金属器物,并且不能用于纯艺术品如书画。此外,在古玩修复过程中,人们也使用一些特殊的术语。例如,“扒散头”是指对残损残缺的工艺品进行修复,或者是为了掩盖瑕疵而进行的修补。在老家具行业,这个词语特指修复过的老家具。有些人也称这个术语为“爬山头”,但这个说法并不合适。而真正的含义是将散乱的东西重新整理起来。在古玩行业中,人们使用一些特殊的术语来描述藏品的特点。例如,“扒散头”是一个贬义术语,它和“修复”不同。修复是公开的,而“扒散头”则往往是隐蔽的,目的是欺骗人们。另外,当人们想鉴定一件古董的真假时,他们会使用“妖气”这个术语,来描述一些后仿的假冒品。这些仿制品非常像真品,但是有些轻微的瑕疵提示着它们的真实面目。而“生蜡”则是古玩鉴定时用来描述完好无损的收藏品,这个术语通常用于描述上海方言中的藏品。与“生蜡”类似的词语还有“克蜡”,它的意思是“光亮、光辉”。这些术语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和鉴别藏品,以确保收藏品的真实性和价值。在古玩的世界里,人们会使用一些神秘的术语来描述藏品的特点。其中,“妖怪”是一个常用的词汇,它指具有一定迷惑力的赝品,或者是某些改头换面的作伪品。当人们不确定一个藏品的真伪时,他们会把它称为“妖怪”,甚至有时只用一个“妖”字就可以形容它了。另外,古玩行业中还有一个重要的术语——“皮壳”,它是旧时古玩行业里的人们用来形容具有一层玻璃质感的包浆。这种古董常常看起来比较厚实,但并不是所有的古玩都适用。“至尊”则是古玩行业最高荣誉的象征,用来描述真正的、有价值的古董。当一个藏品被称为“至尊”时,意味着它拥有可靠的品质和价值,是收藏家们眼中的珍宝。这些术语历经千年,为古玩行业提供了极大的帮助和清晰标准,以确保收藏品的真实性和价值。古玩行业中,人们使用一些特殊的术语来互相交流和描述藏品的特点。例如,“至尊”是一个非常有分量的词汇,它用来描述那些真正具有价值和品质的古董。相反,“大兴”的反义词就是“至尊”。这个词汇最初来源于骰戏中的“至尊宝”,指的是最大的牌型。此外,“至尊”这个术语不仅在古玩行业中使用,也被广泛地应用于上海的社会流行语中。另外,当人们在交易时,若没有充分检查某些藏品的真实性和价值,就会被称作“打闷包”,这个词语最初来自于上海地区的民间习俗“打花会”的活动方式。同时,古玩行业中还有一个重要的术语——“俏货”,它用来形容一些非常精美的藏品,通常用于描述瓷器类收藏品。这些词汇和术语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和交流藏品的特点,以确保收藏品的真实性和价值。古玩行业中常使用一些术语来描述藏品的特点和交易情况。例如,当遇见年代久远且极具价值的藏品时,人们会开门迎接它的到来,称其为“开门”或“一眼货”。相反,当某些商家指定高于市场价很多的价格出售藏品时,则称之为天价。有时,为了成交的顺利和流通性,藏品的成交价甚至低于其进价,此种情况被称作“行价”。此外,人们用“品相”这个术语来形容藏品的保存情况,如果藏品完整保存,就会被视为“品相”好;相反,如果藏品有损坏或缺陷,则被视为“品相”不好。最后,收集者或古玩商从农村市场或其他收藏者处收集到的藏品被称为“上货”。这些术语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藏品的特点和交易情况,并对收藏者和古玩商有指导作用。古玩行业中,人们会使用一些行话来描述藏品以及进行交易。例如,“压堂”这个术语用于形容店主珍藏的镇店之宝,通常放置在店堂的最显眼和重要的位置。同时,当掌柜从同行处购买到价格过高或不好的眼货时,可以请求行内公会帮忙调解,并要求让价或退货,这个行话被称作“砸浆”。另外,“走宝”这个术语指的是以低于实际价值的价格出售了藏品,导致卖家亏本的行为。相反,“捡漏”则是指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购买到极具价值和精美的藏品。这个行话可以指当卖家由于不懂行情而错误估价时,买家由于眼力过人而发现了好货,也可以指买家从专业人士手中购买到的藏品,称之为“拾麦子”。这些行话的出现和应用,对于人们更全面、更精准地理解藏品和交易情况具有重要意义。古代瓷器中,常见一些行话用于描述瓷器的特点和状态。例如,在明清时期制作的仿古瓷器,被称为“旧仿”。而现今仿造的古代瓷器,被称为“新仿”。此外,新制作的瓷器釉面反射出的明亮光泽,被称为“贼光”或“火光”。而那些历经沧桑岁月,自然形成一层温润光泽的传世古玩,被称为“包浆”。同时,新出土的东西被称为“生坑”,而经历过时间洗礼和他人检验过的,又被称为“熟坑”。此外,如果发现一件瓷器是在水中保存过而不是在干燥的土地中被挖掘出来的,它将被称为“水坑”。这些术语为人们更深入、更全面地了解古代瓷器提供了帮助,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人们在崇尚古玩和瓷器鉴赏方面的热忱和执着。在古玩和藏品市场上,人们通常使用一些行话来描述交易和藏品本身的特点。比如,“水坑”指的是藏品被埋藏在水源丰富的低洼地带,它们由于长期浸泡在潮湿的土壤之中,因此其表面普遍会有明显的沁色,而且可能会受到较大的侵蚀。相比之下,“干坑”则是指藏品出土地区缺水的地方,这类藏品的沁色通常与“水坑”中出土的相比更为淡泊。 另外,在交易中,当投资者决定购买某件藏品时,会说“我拿了这件藏品”。相反,当收藏者或经营者决定不购买或不经营某件藏品时,会说“我回了这件藏品”。此外,如果在交易过程中某一方卖家或买家,坚持认为价格应该更高,想要卖个好价钱,那么这个行话就叫做“绷价”。而在交易中,“拉纤”的意思则指的是协助交易的中间人或介绍人。中间人一般会收取佣金,俗称成三破二,即卖方出3%,买方出2%。这些行话的出现和应用,为藏品交易提供了更为规范化和系统化的语言支持,促进了行业的拓展和发展。在古玩和藏品市场上,人们有着独特的交流方式和行话,以便更好地描述藏品的特点和交易的各种细节。比如,有些藏品看起来有点“看新”,这意味着它们并不具备较高的历史价值,甚至有可能是现代仿制品。 当买家决定购买某一个藏品时,他会请求卖主将藏品包装好,这时使用的行话叫做“包上”。对于书画、碑帖等藏品,同样适用这个词语,其含义一致。 如果有买家决定购买某件藏品,他会说“我要了这件东西”,这就意味着交易已经成立。而对于现代制作的收藏品,行话上通常称之为“今玩”,或者“现玩”,它们和传统的真实古董略有不同。 最后,行话上的“天书”则是指重要的鉴定专著,它是藏品鉴定中不可或缺的参考资料,拥有重要的价值和地位。这些行话的使用,为藏品市场提供了便利和规范,让人们更好地理解藏品的价值和特点,促在古玩和藏品市场上,人们有着许多独特的交流方式和行话,这些语言形式是他们对藏品价值和历史背景的深度理解和认知。例如,当一个货物达到一定的年代,被认为有着很高的价值和意义时,人们就称它为“够年份”或者“到代”。 有时人们会制作一些仿制品,即“下蛋”,这些仿制品可能会伪装为原作品,或者将原品拆卸复制后进行再出售。这种行为是极其不道德的,也会严重危害到古玩和艺术品的市场。 在古玩行里,同行之间做生意的行为称为“交行”,这通常意味着成交价格会非常低,有时甚至存在亏损的情况。因此,人们把这种低价处理的方式称为“交行价”,其含义也相应的略有不同。 最后,如果某件藏品已经群雄并起,收藏了许多让观者流连忘返的名贵藏品,甚至整间店的古玩藏品都无法与之相媲美,人们通常会将其称为“虫儿”。这是对于藏品市场上极为珍贵和罕见的藏品的描述,也是对于收藏者的一种高度赞誉。藏品市场上充满了各种术语和说法,它们以自己独特的方式描述着不同的藏品和市场现象。比如,当一件藏品被认为是整个店铺的镇店之宝时,人们说它是“明珠”级别的。 这是一种非常高度的赞扬和评价,代表着这件藏品拥有超群的价值和稀有的历史背景。 然而,也有一些不道德的市场行为,例如在新货上做手脚,使其看上去像是古旧的藏品,这种行为被称为“做旧”。如果做得好,人们就会把它称为“高仿”,如果做得不好,就是“判眼”。这些术语代表着市场上一些不道德行为的存在,也是市场竞争的必然结果。 有时买家可能不会对某个藏品感到满意或者认为该藏品价值不高,那么人们会使用“没用”这一术语来形容它。这并不意味着这个藏品真的没有价值或没有历史价值,而是相对于市场需求和价值而言。 在藏品市场上,有些买家可能因为价格的虚高或者真伪难辨而被骗,这种情况被称为“走眼”或者“打眼”。然而,还有一些富有经验和知识的藏品专家,他们能够通过一些手段来辨别藏品的真伪和价值,这种行为被称为“掌眼”。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可以帮助买家获得更好的藏品交易体验,并避免掉进市场陷阱。古瓷器的人以极低的价格收购货品,然后通过伪造历史背景和价值提高价格出售。这种行为被称为“杀猪”,因为卖家就像是把自己的猪送去被屠宰一样,被出售的藏品也失去了原有的价值和历史背景。 在古玩市场上,有一些商户会相互合作,将对方的藏品代为销售,这种行为被称为“搂货”。然而,这种合作也是有着一定规矩和传统的,商户之间信用和守规矩是合作的基础。 另一种合作方式是伙货,即两个或以上的人合伙买卖古玩,早在售价商定时就已经商量好了,但在出售时必须公开实际售价,并平均分配利润。这是一种公平和合理的合作方式,也是对市场行为的一种规范和制约。 有时,在古玩市场上,一些人无法正确判断藏品的价值和历史背景,导致被骗购了新货或者新仿货,这种人被称作“棒槌”。卖家会在背后嘲笑他们是“棒槌”,并借此获取更高的利益。但是,在市场上还有很多有经验和知识的藏品专家,他们能够帮助消费者避免被骗,获取真正的市场收益。在古玩市场上,有一些不良商家会出售新仿货,而其方法被称作“杀猪”,他们将新仿品带到和顾客约定的地点并以高价出售,让顾客像杀猪一样被割韭菜。 除此之外,一些购物规则也非常奇特,比如“打一”,就是某人带着人上门购买古玩,而双方之间需要按照成交价的10%进行报酬。 在古玩市场买到心仪的藏品也是需要一些技巧的,有些藏品专家会选择去市场“抓货”,也就是在市场上购买古玩。有时候他们能够买到非常稀有和珍贵的藏品,就像“抓”到了一件光绪官窑。 对于那些热爱收藏的人来说,买卖古玩是一种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有的人喜欢收藏,他们被称作“玩瓷器的”,而有的人则喜欢购买古玩,他们被称作“吃瓷器的”,因为他们对古玩的热爱就像是吃到了美味的食物一样。无论是玩还是吃,对于古玩市场的爱好者来说,古玩的价值已经远远超过了它的价格,成为了一种富有文化魅力的生活方式和情感寄托。在古玩市场上,购买藏品被称为“纳入”,这是一个比较早期的行话。有时候,人们会发现一件非常适合自己收藏的藏品,他们就开始“追”这件藏品,希望可以在拍卖会上把价钱“追”上去。 在某些古玩行中,购买藏品不称作“买”,而是称为“匀”。比如,有人想要买一块玉,他会问“这块玉您能匀给我吗?”。另外还有一些古玩商不称作“买”,而是称为“让”。他们会说“这件瓷器让给我吧”。 收藏古玩是很多人的一种乐趣和爱好,因此行内人称收藏为“玩”。当他们初次见面时,会问“你玩什么?”相互交流各自的收藏品和心得,分享彼此的收藏世界,这种感觉就像是在玩耍一样,让人感到十分愉快。当人们在古玩市场上见面时,他们会问:“你的世界里藏着什么宝贝呢?”。因为收藏不仅仅是收藏,更是一种经营,它可以带来财富和人生的满足感。 范蠡是古玩行的祖师,他提出了一种独特的经营理念:在经营粮食布匹时可以获得十分之一的利润,在经营中药当铺时可以获得百分之十的利润,而在经营古玩字画时则可以获得千分之一的利润。这种理念不仅在当时成功推动了古玩市场的发展,也为古玩经营者提供了有益的良知和指导性的建议,让他们可以更好地掌握收藏经营的核心要素,从而开创出更加辉煌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