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德镇瓷业中的雕镶

雕镶又名雕削、镶器,是生产瓷板、鱼盘、琉璃瓦以及除圆形以外的各种形状的花瓶、花钵的行业。因其成型工艺皆要拼镶,故名。在生产劳动组合中,与琢器其他行业有相同之处,但又有差别。它是以雕削工种为主体,称“×只雕削·×双草鞋”,两者联在一起。
三只雕削·一双草鞋为最小范围,工种有雕削3人,打杂1人,吹釉半人。其中打杂一人穿草鞋。如果是六只雕削·二双草鞋的范围,则雕削6人,打杂1人,装坯1人,吹釉1人,打杂、装坯二人穿草鞋。草鞋亦由老板供给。
雕削工与粉定等业的雕削工不同。是做瓷板的主要技术人员。工序是:将打杂工打好的泥巴搦成泥鼓,用布托着泥条打成饼子,按瓷板大小的不同规格,在相应的木制框架中拍印,然后敷上高岭土粉末吸水,放在“高岭床”上阴干,不能曝晒,以防收缩不匀而发裂。高岭床是一张形状如人床的大木架,上面铺板,板上铺满砖状的高岭块,亦用于吸水。坯胎干到一定程度,用刀修削粗糙部份,叫刨坯。瓷板正面要求水平如镜,边沿笔直,四角相等。在印坯的同时要印制“牚子”。牚子是使瓷板直立时为一合,规格不同,牚子的数量亦不同,六寸以下的5块,八寸、满尺为6块,一尺二寸以上的7块。以满尺为例,梯形的4块,上下比例为4:6,宽、窄长方形的各1块。梯形的粘贴在二块瓷板背面和边沿,面宽长方形的粘贴在下面,面窄长方形的粘贴在上面,这样,上下左右全部拉紧。合成后,成斜角20度。这种牚子的用料、工艺与瓷板相同,粘贴的泥浆为高岭土,坯胎烧制成瓷后,敲掉牚子,不平之处用红石磨平。梯形牚子在裁与刨的时候,角度要计算准确。粘和时,要掌握好坯体吸水的速度,否则会留下空隙,会犯翘扁毛病。鱼盘、琉璃瓦是放在阴模中印制。难度大的异形瓶钵品种,不仅有四块或六块镶拼成方形或菱形,还要与圆形、鼓形、喇叭形以及凹凸装饰相衔接。非方形坯体印制刨削后,是用泥墩做成半径体的阴模或阳模,坯体印制刨削后,先粘接成筒状,再与瓶身镶接。因此,在数名雕削工中,总有一个技术全面的,承做这些品种多20%。补水后由吹釉工吹釉,再由雕削工用刀削去底足边沿以及和牚子相粘处的釉,以防烧窑时粘渣和粘牚子。由于这个工种所需掌握技艺的特殊性,特称作“镶器雕削”,把粉定等业接壶嘴、杯柄的雕削工称“小件雕削”,把大件业的雕削工称“大件雕削”。同是雕削,却不同行。
打杂淘泥、淘釉、装坯、开窑、挑匣、挑瓷器回厂等。一句话,所有杂事一人包到底。如果是六只雕削·二双草鞋的范围,则另配一名装坯工,相应减去装坯工应做的事务。
吹釉坯胎成型后吹釉。瓷板、琉璃瓦等只吹一面,鱼盘、花瓶、花钵等内外都要吹。三只雕削·一双草鞋的范围,吹釉工半人,叫“半只位子”,他可以另兼一家工作。吹釉工具为一节竹筒,一端绑扎葛布,蘸着釉,一口气一口气地吹着,很伤身体。初年,广东瓷商李子衡,从香港带来裁缝吹水烫衣的吹水壶,在白铁店仿制后得到推广,用这种壶吹釉,大大减轻了劳力,提高了工效。
装坯 专项装坯,其范围有整匣、装坯、挑匣,开窑时在高码上剿表,开窑后挑空匣回厂。装坯时,大瓷板很难下匣,故用刹利篾打成箍吊坯,位置要准确,一次成功。
产品的规格,瓷板以平方为单位,大到三尺六寸,小到四寸。鱼盘以直径计算,大到一尺四寸,小到六寸。异形瓶、钵以“件”为单位,大到三百件,小到二十件。产量为一日一伕,尺二瓷板为4.5合,八寸为8合,一百件花瓶为1只,满尺鱼盘为7块。其余类推。
与其他行业不同的还有两点,一是转车,二是学徒。车的结构也分车盘和网脚两部份,但直径小,不到二尺,网脚也短。车桩安在十字架上,便于移动;不移动的埋在地下。这种车仅仅供粘坯、吹釉时旋转作用而已。雕削工归老板收徒,期限三至四年,出师后帮师父一年,工资七到八折。
说到做异形花瓶,这里还有一个故事:清朝末年,镶器开始做花瓶,遭到粉定业的反对,说他们掺行,后来官司打县府,县府判定,凡不用做坯工做坯,工艺上必须是拼镶,而且是非圆形,凡符合此规定的皆可做。镶器业胜诉,这一规矩直沿袭至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