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华奖明星奖牡丹奖山花奖重庆为何接二连三获得中国文学艺术奖

重庆日报韩谊

近日,重庆文艺界传来不少好消息! 文华奖、明星奖、牡丹奖、山花奖……重庆文艺界“海阔凭任,厚积薄发”,拉高了中国文学艺术的“天花板”文学艺术一前一后。 大奖已收入囊中。 重庆是怎么做到的?

好消息频频传来

中国舞台刮起强劲的巴渝风

9月15日晚,河北雄安新区星光灿烂。 第十三届中国艺术节至此落下帷幕。

“文华奖获奖者是:川剧《江姐》……”闭幕式上,第十七届文华奖在众人的目光中揭晓。 观众席上的人们激动不已,掌声雷动。

“虽然很难,但幸好功夫不负有心人!” 川剧《江姐》明星、中国戏剧家协会副主席、重庆市文联主席、重庆川剧院院长沉铁梅热泪盈眶。

文艺中国新春特别节目_中国文艺_文艺中国2022新春特别节目/

▲川剧《江姐》在重庆川剧艺术中心演出。 (9月11日摄)记者 齐兰森 摄/视觉重庆

文华奖是文化和旅游部设立的国家级舞台艺术政府奖项。 堪称“中国舞台艺术的天花板”。 设有文华奖、文华编剧奖、文华导演奖、文华表演奖等单项奖项。 自1991年首届评选以来,已举办十七届。

2016年以来,文华奖规模大幅缩减。 今年文华奖获奖作品仅有15件,但来自全国各省区市及中央科学院的58件作品参加角逐。 回顾上届获奖作品,《永恒的波浪》、《天路》、《英雄草原小姐妹》……都是大家耳熟能详的“大热门”。 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江姐》最终夺得大奖,令人万众期待,来之不易——重庆上一次获得这一荣誉还是22年前由川剧《金》获得的。

突出的不是春天。 正当重庆的文艺艺术家们还沉浸在获得文华奖的喜悦之中时,一系列高质量的好消息从四面八方传来:重庆青年合唱团演唱《忆秦娥·楼山关》和原创合唱《川江》《想象》 》,荣获第十九届明星奖(群众合唱组); 重庆民间艺术团青年演员李佳凭借作品四川扬琴《血色春秋》获得第十二届中国民间艺术牡丹奖表演奖; 铜梁区文化中心创作的舞龙《铜梁火龙》荣获第十五届中国民间文学山花奖; 重庆歌舞团原创舞剧《绝对考验》入围第十三届中国舞莲奖决赛…

近期重庆文艺界可谓百花齐放,呈现出生机勃勃、繁荣景象。

诚信创新

让歌剧感觉像一部大片

这些获奖的重庆文艺作品为何如此闪耀?

以川剧《江姐》为例。 上海戏剧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熊元伟评价:川剧《江姐》从戏曲美学的本源和戏曲写意、风格化的本体出发。 做出了值得称赞的努力,体现了值得称赞的业绩。 他的创作意识为现代戏曲题材的创作积累了经验。

《江姐》根据著名剧作家、词作家严苏的小说《红岩》改编,早在1964年就被搬上舞台,在此后的几十年里,被改编成全国多部话剧。 大量移植和改编,各具特色。

川剧《江姐》在创作上并没有“躺平”,汲取了人们的智慧,陷入了“戏加唱”的陷阱。 而是迎难而上,在现代题材戏剧化的道路上大胆追求、大胆实践、大胆努力。 创造并大胆突破。

例如,绣红旗是话剧《江姐》中的热门场景。 川剧《江姐》的过程就是从舞台深处拉出一条长长的黄丝。 这也是一个“飞针线”虚拟动作和造型场景。 不同的是,江姐和犯人们拿着黄丝歌舞,以天地为“红旗”,以“黄丝”为丝线,最终的形象是一个五角的“金丝”。星星”由黄色丝绸折叠而成。 这样,用“线”代替“旗”,既不同又新颖,呈现出一种写意、诗意的艺术加工形式。

再比如,在之前版本的《江姐》中,江姐的酷刑都是秘密进行的。 川剧《江姐》利用了戏曲的程式化、虚拟化的特点。 10名恶警展开铁链,纵横交错地将江姐团团围住。 江姐的酷刑被公之于众,凸显了江姐雄伟挺立的视觉形象。 铁链的交错,使画面更加饱满,变化更加丰富,更具震撼力,创造出源自歌剧本身的舞台语言。

此外,川剧《江姐》在情节安排、唱腔设计、作曲配器等方面也进行了独立创作。 《狱中八规》的艺术性、情感性和理性的融合赋予了作品新的时代价值。 全剧以最具川剧特色的高调作为音乐主体,配以小型民族管弦乐队伴奏,保持了川剧高调“帮、打、唱”的特点,并将《红梅颂》改编成话剧和川剧。 并设计,创新植入川剧《白娘子传奇》中的提举等高难度动作,展现川剧的自然乡土性和红岩故事。

这一系列的艺术实践和创新,赋予了川剧《江姐》强大的生命力。 “艺术创新需要对现实的深刻洞察和广阔的历史感,从而突破自身的局限性。” 沉铁梅认为,创新还需要心智与创造力的结合。 只有怀抱“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的胸怀和精神,只有有情怀,才能“将天地笼于形,抑万物于笔”,以无限的力量贡献好作品。创造力。

不少观众看完《江姐》后感叹,川剧也能看到大片的即时感,尤其是对传统戏曲形式的创造性运用和对其当代审美表达的探索,成为一部创新性的、具有教育意义的戏曲。 音乐,开辟文学艺术新境界的时代杰作。

扎根巴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