业内大咖谈新时代主观艺术创作的创新与突破

11月7日,由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中国国家画院创作研究规划办公室、理论研究室承办的“新时代主题性艺术创作的创新与突破”学术研讨会在中国国家画院主办。中国国家画院研究院主办,中国美术报社协办,在中国国家画院举办。

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副司长何亚文、中国国家画院院长卢玉顺、中国国家画院党委书记严东升致辞。 研讨会由中国国家画院副院长徐炼主持。 华东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张晓灵、中国美术馆研究馆员刘西林、中国美术学院研究员王勇、中国美术馆副秘书长王平美术家协会、《艺术研究》主编张鹏、中央美术学院教授孙涛、于洋、国家创新研究规划部主任董雷、副主任徐水平画院院长、中国国家画院理论研究所副所长陈明,研究员高天民、王智,中国美术报社社长兼总编辑金鑫,以及首都学院教授张鹏师范大学北京美术学院研究员薛亮、首都师范大学副教授任俊伟、中国美术馆副研究馆员魏祥奇、《美术》杂志栏目主持人杨灿伟出席研讨会。

中国美术杂志是c刊吗_中国美术杂志_中国美术杂志有哪些/

学术研讨会嘉宾合影

专题艺术创作的现状与挑战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美术的最大亮点之一就是主题创作逐渐成为新时代美术创作的重点。 从“中华文明历史题材美术创作工程”到“民族题材美术创作工程”,从“真理的力量——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主题展”到“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砥砺前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大型美术创作工程”……在这些美术创作工程的护航和引领下,正在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和社会现实新时代在艺术创作中得到淋漓尽致的展现。 特别是近五年来,艺术家们围绕党的一百年光辉历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等重大主题,积极创作了一系列大尺幅画作。对外开放、“一带一路”、抗击新冠肺炎疫情、黄河、奥运会。 一部宏大、深刻、高水平、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

中国美术杂志是c刊吗_中国美术杂志有哪些_中国美术杂志/

学术研讨会现场

何亚文在致辞中首先肯定了近年来专题艺术创作取得的丰硕成果,以及中国国家画院在专题艺术创作和研究方面所做的积极努力。 “在国家主题艺术创作工程中,中国国家画院承担了创作研究班的组织实施。 在黄河主题艺术创作方面,承担组织实施、展览和学术研讨会等工作,努力发挥艺术创作研究的作用。 其次,他还向大家介绍,文化和旅游部自2017年立项国家题材艺术创作工程以来,已推出作品170余件,这些作品多次出现在国家大型文艺演出中。并强调,在《艺术创作“十四五”规划》中,文化和旅游部艺术司将进一步优化组织实施整合创意资源,在“推动创作机制常态化”、“推动组织体系化”、“推动高质量产品和人才生产”等方面,进一步加强民族主题相关工作。艺术创作。

卢玉顺强调,只有坚持诚信、创新,才能开辟新时代艺术创作的新境界。 对于艺术创新和研究单位来说,中国国家画院肩负着引领中国艺术繁荣发展的重任,有责任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时代、无愧于时代的作品。 为人民群众创作优秀作品的重要任务是解决美术产业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等问题。 因此,必须在新的历史方位明确新的发展方向,构建新的发展格局,规划新的发展蓝图。 我们要时刻牢记创造是中心,作品是立业之本。 提高艺术创作研究高质量发展和人才队伍高素质培养的实效。 以“培根筑魂、诚信创新”的发展理念,坚持“以学术立院、以人才立院、以人才立院”的方针。 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着力加强主题艺术创作,积极践行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群众的常态化实践,始终围绕国家重大决策部署、重要历史时间节点和文化和旅游部的中心工作 开展创意研究工作,切实发挥艺术行业的示范、引领和引导作用。 更好地向世界展现可信、可爱、令人尊敬的中国形象,更加主动、自觉地以中国精神筑牢新时代中国艺术之路。 迈向艺术创作的巅峰。”

张小玲说:“很久以前,大家都认为题材不重要,画好才重要。过了很多年才意识到题材也重要。画《开国大典》、画苹果都是绝对不是一个价值层面的。我们国家发展的每一步,都有那么多令人回味的事件和人物值得描述。艺术家应该从我们民族的历史出发,把它们转化为创作的精神源泉和动力。当然,题材创作毕竟是作品,艺术家的任务就是将这些事实生成符号结构,塑造人物的精神高度,将事实转化为史诗,这当然也是另外,我也希望今后我们国家组织的重大专题创作,能够在写实之外,实现创作材料、手法、形式的多样化,为我们的专业带来意想不到的好成绩。主题艺术创作。”

刘西林在致辞中谈到了在主题艺术创作中如何守正创新,“从新中国到新时代再到新时代,很多事情都在发生变化,这是需要明白为人民服务的方向”没有变,只是老百姓的观念变了。我们要延续传统,但也要清醒地认识到这种变化。” 王勇表示,我们的题材艺术创作要朝着更加多元、包容、开放的方向发展:“十年来,时代新题材艺术创作在内涵和外延上不断拓展。首先,题材是更加开放包容,不局限于民族历史题材,更贴近现实生活。主题创作不应该是简单直白的图形主题,而应该将中国立场与世界视野结合起来,密切关注社会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理念。只有这样,我们现在的题材艺术创作才能在全球范围内产生影响。然后就是形式的拓展。题材艺术创作不能局限于人物。绘画、山水、花鸟。绘画是必须的,我们还应该强调艺术技法和形式的多样性。”

专题艺术创作的当代价值与意义

党的十八大以来,用艺术展现时代新潮流,成为艺术家们共同的话题。 随着树立文化自信、构建国家形象的需要,主题性艺术创作逐渐成为新时代艺术创作和研究领域的突出课题。 新的时代语境也给艺术创作赋予了新的审美要求和题材选择:一方面,从视觉艺术的角度来说,表达当前的社会主题和时代新趋势,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如何融合中国艺术特色。 将传统资源与当代社会建设相结合,将精英艺术与日常审美相结合,进而从视觉语言的本体规律出发,塑造新时代的形象模式; 另一方面,如何将国家、民族意志的维度与艺术家个人形象叙事能力的有机结合,也成为当前中国主题艺术创作的重要课题。

中国美术杂志是c刊吗_中国美术杂志_中国美术杂志有哪些/

学术研讨会现场

王平首先强调了历史题材艺术创作的三个当代价值:历史价值、当代价值、艺术价值。 “具有历史题材的题材艺术创作,让我们通过画家立足于历史现实所创造的艺术现实,更加全面、深入地认识历史,进而凝聚历史共识,实现人民在历史进程中的伟大价值;具有历史题材的题材艺术题材创作立足于当代人对历史的精神反思,更多的是挖掘历史事件的时代感,注重其对现代生活的积极影响;近年来,历史题材的题材艺术创作表现出较强的艺术价值不仅是与之齐头并进的现实主义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取得了新的发展,传统艺术语言和当代艺术语言都成为表达历史主题的主题性艺术创作的重要语言。

近年来,除了推动国家创意工程、建党一百周年、党的二十大等重大主题引导外,以主题创作攻坚克难、响应时代。 尤其是近年来面对新冠疫情,艺术作为情感表达的载体。 其安神养神的作用日益显示出重要的价值。 另一方面,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也成为近年来国家工作和社会发展的重中之重。 于洋在致辞中将其视为新时代主题艺术创作的史诗场景和时代场景。 “如何用视觉语言展现脱贫攻坚的磅礴征程,用艺术创作手法展现我国社会的时代变迁,努力创作出脱贫攻坚的精品力作,成为中国艺术家的新课题。艺术既可信、平易近人、感性,又具有温暖、力量、深度,能触动人心、经得起推敲。此外,跨媒体、综合媒体表达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近年来中国艺术发展的一道亮丽风景线,众多现象级媒体项目体现了新时代背景下艺术在公众接受度、社会影响力、贡献度上的巨大突破,也展现了新角度、新趋势。用艺术内容追溯党的历史,用艺术的视角讲述党的历史。”

题材创作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创作场景。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它不是现场创作。 因此,拓宽创作场景理解的研究也有助于拓宽主题艺术创作的思路。 张鹏在讲话中将其分为三个方面,即对于理论家来说,文学批评必须写在创作现场; 对于艺术家和创作主体来说,需要拓宽对创作场景的理解和把握; 一个好的中国故事,必须让世界分享中国文化艺术。 如今,我们始终主张讲好中国故事,传播好中国声音,展现可信、可爱、令人尊敬的中国形象。 因此,我们在专题创作中,无论是创作主体还是理论主体都应该思考丰富三大体系。 建设,振兴中华文化,同时让世界分享中国专题艺术创作成果。

随后,孙涛和高天民表示,要明确主题艺术作品的当代价值,必须进一步将主题与主题、主题与主题、当代性与历史性、主题艺术创作与重大主题艺术创作等结合起来。 。 一方面,艺术家在进行主题创作时,必须在一定程度上放弃自我,或者说抑制自我,将自我融入到更大的自我中。 但他们还是要保持自己,保证作品中每个人的独特性。 看法; 另一方面,也强调题材艺术创作会涉及历史,但与历史绘画相比,它是针对当下的。

“当代题材艺术创作的繁荣是时代发展的必然要求。不可否认,题材艺术创作是讴歌时代精神、表达人民美好向往、弘扬主旋律的重要载体。”因为伟大的时代需要伟大的艺术,时代已经到来,今天,我们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在生态环境保护、脱贫攻坚、建设“一带一路”等方面也取得了巨大成就。 “一带一路”,迫切需要以形象建构的形式来表达。可以说,时代呼唤着与其相匹配的史诗级作品,这也为新时代主题艺术创作的蓬勃发展提供了可能性”。 董雷进一步明确,主题艺术创作与时代发展相互促进、相互促进。 这种关系阐明了主题艺术创作的当代价值和意义。

专题艺术创作的语言、风格特征与审美演变

中国画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题材艺术创作中具有代表性的绘画类型。 以中国画为例,近代以来始终面临着如何处理古今、中西、继承与创新的关系的考验。 从建国初期的年画运动、国画改造运动到20世纪80年代包括中国老主席李可染在内的对中国画的多元化实践探索和探讨国家画院院士叶浅予、蔡若红、张鼎、黄胄等一代代艺术家,以他们的热情、勤奋、智慧和才华,为中国画当代发展谱写了壮丽的篇章,也为新时期中国画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今天,我们面临的时代主题、社会语境、文化氛围正在发生巨大变化。 面对新时代人民群众对文艺产品需求的新变化和人民精神文化需求多样化、个性化的新特点,面对文艺创作和传播方式的新变化文学艺术作品,面对国际交流的新需求,无论是艺术家,还是中国国家画院这样的艺术创新研究单位,都面临着多重机遇和挑战。

中国美术杂志_中国美术杂志是c刊吗_中国美术杂志有哪些/

学术研讨会现场

陈明从题材艺术创作中的宏大叙事和个人叙事入手,总结出越来越多元化的叙事模式。 “由于历史观念和观察角度的变化,两种叙事模式中的图像选择也在不断变化,反映了不同时代艺术语言、风格、内容和观看策略的变化。从艺术史发展的角度来看换句话说,多种叙事模式的并存反映了当代文化的审美趋势。近十年来,主题性艺术创作在语言技巧、风格、艺术观念等方面都有了新的发展。虽然宏大叙事仍然占据重要地位,但个人经历的叙事模式已经变得相当普遍,并且影响力越来越大。” 主题性艺术创作并不是简单地确定主题,而是包含着非常主流的民族意志、民族意志和审美意志。 张鹏为我们简单回顾了新时代以来题材艺术创作的重点题材,从最早的军事政治题材到如今的历史文化题材。 他还指出,今天的主题选择与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和新时代丰富的社会生活图景相比,仍然显得有些不符。 因此,在主题选择上,既要抓住现实生活中的问题,又要抓住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在历史背景中寻找一些模式。

谈到题材艺术创作的创新和突破,薛亮认为,要有新的角度、新的手法,呈现新的面貌、新的氛围。 这种创新不仅可以指选题的多元化和自主性,还可以寻求与地域文化的融合。 还需要充分调动艺术家的真实情感,调整艺术语言的丰富性和多样性。 “题材性艺术创作还是应该以观众的审美为导向。虽然其目的是促进创作,但我们的作品最终是面向普通观众的。普通观众的审美取向需要我们在迎合他们的同时,对其进行适当引导。” 任峻伟专注于新时代山水画的创作。 他认为,新时代的山水画家,特别是年轻一代的创作者,在用传统笔墨描绘实现中国梦的伟大征程上做出了新的探索。 许多优秀作品不仅生动地展现了新时代人们的理想,而且创造性地体现了中国画本身的独特美。

从东西方不同的思维习惯和视觉体验出发,王智认为,我们现在的题材艺术创作仍然沿用西方的视觉体验和绘画表现方式进行创作,而忽视了我们文化传统的视觉和视觉方面。 正念。 借鉴敦煌壁画和传统卷轴画,提出我们当代画家在创作大型题材绘画时,应有意识地研究、吸收和学习我们民族优秀的叙事性绘画表现方式——边观边走的游走。 基于绘画的画面结构安排及其观察方法,让“主题绘画”这一外国绘画形式在中国文化的根基上生长,真正完成了对视觉体验的反思和反省,创作出值得创作的伟大作品。我们的时间。 中国艺术史的叙事是围绕民族叙事构建的。 随着历史的发展,历史绘画需要更新。 魏向奇将2000年以后的题材艺术创作分为几个阶段,为我们大致勾勒出新时期题材艺术作品在作品尺寸、题材选择、画面构图等方面的新变化。 杨灿伟指出,艺术家应该表达和探索更多有“人性”和“温度”的艺术作品,构建艺术家、主体和时代之间的“和谐”。 还需要更加深入地研究写意精神及其运用,融入专题创作,丰富专题创作的表现力,破除专题创作中的“僵化”、“生硬”、“细节打磨”等问题。 。

“本次学术研讨会的主题确定为‘专题艺术创作的创新与突破’,我们也希望看看能否立足实践​​,从理论探讨的角度对新时代的专题艺术创作做出判断。”刚才大家在发言中都一致同意这个观点,新时代的题材艺术创作为什么会有创新和突破呢?经过今天的讨论,我觉得首先是它实现了国家的建设。作品数量和规模空前;艺术创作体系建设不断完善,征集风格、写生、创作、展览、收藏已成为艺术创作的常态;主题性艺术创作已成为艺术创作的常态。成为艺术家的主动追求,无论是创作意识还是观念上都有了突破,艺术家在高原上平静下来,变得不那么浮躁,真正从小我走向大我; 越来越多的青年艺术家加入到主题艺术的创作实践中。 此外,在艺术本体上也有了创新和突破,在艺术语言、风格、风格上有了一些新的尝试和探索,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今天的研讨会亮点颇多,为今后的理论讨论提供了很多见解。 新的讨论角度和探索的可能性。 今天我们还没有讲得很透彻,希望以后能进一步探讨,让理论研究真正推动艺术创作的发展。”徐炼在总结中说道。

南都记者 黄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