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邮票上的紫砂壶价值350万

在北京的故宫博物馆里,收藏着一幅钱选的烹茶图——《卢仝烹茶图》。这幅图,描绘了卢仝得到好友朝廷谏议大夫孟荀送来的新茶,并当即烹尝的情景。▲钱选《卢仝烹茶图》

图中头顶纱帽,身着长袍,仪表高雅悠闲、席地而坐的正是卢仝。观其神态姿势,似在指点侍者如何烹茶,一侍者着红衣,手持纨扇,正蹲在地上给茶炉扇风;另一侍者旁立,其态甚恭,似送新茶来的差役。重点来了,这幅画虽然被传是宋代的,但看其绘画风格,构图和人物形象,都与明代晚期陈洪绶的风格非常接近,所以也被人认为是晚明时期的。其中最明显的一个依据,便是图中的一把茶壶。这把壶与江苏无锡县文物管理委员会藏的时大彬制宜兴三足壶几乎一模一样。而这把壶,正是明崇祯年间所制,属于明代当时很流行的壶型。今天,我们要说的正是时大彬和他的如意纹盖三足壶。时大彬时大彬(1573—1648)号少山,又称大彬、时彬。时大彬是宜兴紫砂艺术的一代宗匠,是著名的紫砂“四大家”之一时朋之子,生平活动期在明代万历朝至清代顺治朝之间。▲时大彬像

时大彬制壶初期,是用木模成型,到中晚期,领悟了供春做壶的成型法则后,他便舍弃了模具,开始完全用手工制作成型,即打身筒法与镶身筒法,这一创举是紫砂壶成型工艺中的最大变革,奠定了宜兴紫砂发展的根基,直至今天仍然沿用。关于时大彬的研究,在明代学者徐应雷的《书时大彬事》中有描述,他笔下的时大彬是一个蓬头垢面、嗜酒好饮、好吃懒做的村夫。他生活习惯与一般的乡野村夫无异,饮酒取乐是其唯一的消遣方式。但时大彬对作品的审核相当严格,稍微不符合自己的标准就会砸掉,这也是每一把大彬壶都那么精美的关键。时大彬·如意纹盖三足壶▲国家一级文物

江苏省无锡市锡山文管会藏壶高113mm 口径84mm此壶1984年出土于无锡甘露乡明代墓中,墓主为明代华太师华察的孙子华师伊,为崇祯二年墓葬。此三足壶出土之后,曾被晾晒于农户窗台之上,后因清洗露出大彬刻款引起重视,此后由无锡、苏州、上海、宜兴等多方专家鉴定,与江苏省扬州博物馆藏六方壶、福建省漳浦博物馆藏鼎足式盖圆壶公认为时大彬标准器之一。

壶身呈浅褐色,闪烁有浅颗粒,精光内蕴。壶身似球形,下承三乳头形矮足。三足的设计不仅没有蹩脚的感觉,反而衬托出它三足鼎立、气吞山河的气象。▲时大彬三足壶(底部)

壶盖贴塑四瓣对称的柿蒂如意云头纹。盖钮如珠,中部留有出气小孔,表面似石榴皮。▲时大彬三足壶(俯视)

把稍与足空隙处横刻阳文“大彬”二字楷书款。▲时大彬三足壶(书款)

整把壶有一股内敛而未发的气势,能让人感受到时大彬在制壶能力上的出神入化。1994年,邮电部发行了《宜兴紫砂陶》特种邮票一套四套四枚,其中有一枚便是这件“三足圆壶”。

这把三足圆壶饮誉国内外,是明末紫砂器中不可多得的瑰宝,每每为收藏家所称誉。其实,真正有价值的东西,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蒙尘,相反,会历久弥新,更经受得起后人的推敲,而这,需要我们保持一颗匠人之心,不断去发现美、挖掘美、创造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