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岁著名版画家徐旷在四川举办首次个展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草丛中的诗,黑白木刻,103×73cm,1975年

四川新闻观察记者于如波

提起四川版画家徐旷,我们脑海中就会浮现出经典作品:《草地上的诗篇》、《师父》、《高原阳光》、《奶奶》……它们要么体现着昂扬的时代精神,或者它们闪闪发光。 人性的光辉令人感动。 然而,令人惊讶的是,80岁的徐匡此前从未在四川举办过个展。 12月15日,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国家画院等主办的“师创匠心——许匡艺术展”在四川美术馆举行,展出了许匡20世纪50年代以来的版画及独立作品。 。 版画、素描、油画等162幅作品终于弥补了这一遗憾。

在数十年的艺术历程中,徐匡以极其丰富的创作见证了1949年以来中国艺术美学的演变:既有早期的革命激情和昂扬的时代精神,也有情感的丰富和深化。新时代以来的世界。 然而,正如艺术评论家、四川大学艺术学院教授林牧所说,坚持现实主义道路,始终执着于生活,执着于生活的情感体验,才是徐匡的艺术生动感人的根本原​​因。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徐匡近照

半途出家,第一幅版画作品登上《人民日报》

徐匡的艺术道路多少受到了家庭的影响。 他的母亲过去靠卖画贴补家用。 新中国成立后,徐匡进入陶行知创办的行知艺术学校美术组,后考入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学习油画、雕塑、广告、美术等。书法等课程。

当时,徐况对油画最感兴趣,他特别崇拜俄罗斯画家列宾。 此次展览展出了他创作的数十幅油画作品。 然而1958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四川省美术家协会。 李少言、牛文、李焕民、吴凡等都从事版画创作。 在他们的影响下,徐匡逐渐走上了版画之路。 “四川版画强,需要培养接班人,马振声、朱立尊等搞国画的人也都从事过版画。”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等待渡口 彩色木刻 41×33厘米 1959年

对于许狂来说,这样的转变似乎没有任何障碍。 次年,其版画处女作《等渡口》在《人民日报》发表。 著名版画家马克还特意附上了“一幅好木刻”的文字。 “为什么好?表达了对未来充满理想的感觉。” 当时,徐匡经常出差,在重庆朝天门码头乘船出去采访。 众多一起等待的年轻人启发了他,他根据草图创作了草图。 这是一部杰作。

徐匡的妻子、省美术家协会名誉主席阿格说,当时省美术家协会分为几个小组。 李焕民、牛文等人深入藏区,吴帆、徐匡等人则深入工厂、农村深入生活寻找创作灵感。 和材料。 1963年夏天,徐匡来到重庆巴县(今巴南区),住在当地一所私立学校。 雨后的一天早晨,天空放晴。 墙脚一排排锄头、斗笠、青红藤蔓让他兴奋不已,创作了独特的彩色木刻《乡村小学》。 作品大部分描绘教室外的农场场景,只留下一个小窗户,让观众可以看到几名小学生正在上课。

“阳光下的白墙、斗笠、锄头、鲜花、木窗,充分体现了农村小学的教育内容和生活方式,美丽的画面自然而然地把读者带入了一个真实、质朴、亲切、陌生的世界。” 对于这部经典之作,著名版画家李焕民曾这样说过。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乡村小学 彩色木刻 43×57厘米 1964年

所有作品均源于生活经历

许匡的经典版画大量描绘了藏族、彝族地区的自然风光、社会生活、人物肖像等内容。 它们也是几十年来不断深入生活的结果。 “徐匡细腻的情感之花,透过少数民族丰富多彩的生活,向四面八方绽放。” 林沐说道。

1974年,徐匡第一次深入藏区生活。 尽管他最后受伤一瘸一拐地回来了,但他还是创作了自己的代表作之一《草地上的诗篇》。 “若尔盖有一个女子牧马班,里面都是城里来的知青,大部分是当地的藏族青年。我在那里住了两个多月。” 徐狂描述了一位女民兵午睡的那一刻,一匹帅气的白马低下头,让她在背上写一首诗。 小草变得生机勃勃,像一首美丽的诗。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河流之源 彩色木刻 83×62cm 1979年

马场知青的生活很艰苦,但大家精神抖擞,载歌载舞,这让许狂深受感动。 “我画了十几张草稿,全都是满满的纸,现在都还在。” 第二年,徐旷和阿哥干脆与另外五位画家一起去了西藏,深入生活了八个月。 “当雄,江孜,日喀则,最后到亚东。从日喀则到亚东没有车了。后来有车队从四川过来拉木材。男人们坐在马车上,我和朱立尊坐在驾驶室里。我们“在路上坐了一会儿,下雨了,然后太阳出来了,然后下冰雹,车厢里的人都很尴尬。”阿哥回忆道。

艰辛的旅程带来了“大收获”。 李焕民的《改变世界》、阿哥、徐匡的《师父》、徐匡的《高原阳光》等都是此行的产物。 徐狂透露,虽然《高原阳光》的原型很吸引人,但由于他很瘦,头发也比较稀疏,所以经过了后期的艺术加工才变成了今天的样子。

此后,许狂几乎每年都会去藏区。 “我画的东西,无论是素描、素描还是照片,都是来自生活的感受。我经历过、看到过它们,它们让我感动。我觉得这是我的创作。”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高原阳光 黑白木刻 80×52厘米 1984年

古老的“变法”十年创作出近百幅独特版画

过去创作木版画时,通常用画笔勾勒出大致效果,然后用刀刻出来。 许狂总是先在木板上画出具体的草图,然后直接从草图开始。 光影、质感、体积、空间等都是一下子形成的。 这是让同事们惊叹不已的绝活。 “他直接从《草原诗篇》开始雕刻草图,因为基本功好,所以在雕刻《草原诗篇》时特别严谨,花了半年多的时间才雕刻完《草原诗篇》。”阿哥说。

徐匡的艺术探索并不止于此。 本次展览以一个展厅的规模,呈现了徐匡十几年来创作的“一版画”,即以拓片为基础的原版画直接作为作品。 这在中外艺术史上尚属首次。 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他的版画通常被印刷。 有一次,他正在创作作品《守望》时,詹建军、周思聪等同事前来拜访。 他们都觉得很好,说:“别印了,很丰富的。” “当时根本就没有独立的版画,迟早得用墨印,只保留最好的。” 后来,许狂慢慢开始保存一些未印的版材。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穆桂,单幅版画,120×180cm,2008

2009年,徐匡开始创作抗震题材作品《村庄依然美丽》。 图为一名藏族妇女从楼顶走下的画面。 雕刻完成后,许狂和阿哥并不想打印出来。 他们发现它非常丰富。 。 《格桑和她的朋友们》、《牧羊人归来》等单幅版画也在同一时期完成。 2010年前后,徐匡主动为年轻人“让路”,逐渐淡出全国美展,开始专注于独立版画创作。 近年来,中国美术馆、北京美术学院美术馆、上海美术馆相继举办了徐匡独特的版画作品展。 上海美术馆原馆长方增贤兴奋地称其为“重磅炸弹”。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小屋依然美丽,单幅版画,100×150cm,2009年

“在我看来,70岁以后做写实画的人,普遍会因为身心原因,造型能力有所下降,或者感觉有些力不从心,徐匡先生似乎打破了这个规律。” 北京美术学院原院长王明明说。 徐况在70岁至80岁之间创作了近百幅精彩独特的版画,不断强化对题材人物的观念、意境和人物刻画,巧妙地表达了题材的情感世界和人物细节,展示了他非凡的艺术才华。

/strip/quality/95/ignore-error/1″/>

格桑和他的朋友们,单幅版画,120×180cm,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