雕塑杂志雕塑教育缅怀前辈钱绍武先生

在列宾美术学院纪念钱先生最好的方式就是去档案馆重温钱先生70多年前的繁华盛世。

在列宾档案馆里,除了一年级到六年级的课堂练习和毕业创作之外,钱先生的资料还意外地被发现是钱先生刚入学时的标准照片。 虽然已经泛黄,但七十年前的昂扬精神,简直就是同学少年的气息扑面而来! 1953年至1959年,钱先生被派往列宁格勒列宾国立美术学院留学。根据教学实践,前两年为基础教育,三年级应选择导师学习。工作室。 来自罗马尼亚的Qian先生和Mircea Pavel (Мирча Павел); 来自阿塞拜疆的女雕塑家Husenova Emil Mehrali(Гусейнова Элимира Мехрали); 和来自俄罗斯高加索地区的卡巴尔达诺-巴尔。 来自卡尔共和国的丹尼森科·阿列克谢·莫伊塞耶维奇(Денисенко Алексей Моисеевич)共有4人进入时任系主任米哈伊尔·阿尔卡季耶维奇·克尔津(Михаил Аркадьевич Керзин)教授的工作室。1959年毕业后,无一例外,都成为了当时的杰出艺术家。他们的国家或地区。

百科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_雕塑艺术百科_雕塑百科/

从左到右:1954年一年级第二期浮雕《武松》、1955年《游击队》(图片来源:列宾美术学院档案馆)

在档案箱里,我首先看到的是他的泥塑草图。 列宾美术学院的教学传统源于沙俄时代的古典雕塑风格。 十月革命后,列宁提出了艺术为革命服务的创作方向,斯大林主张表现社会主义现实主义题材。 从1920年代开始,亚历山大·特雷蒂耶维奇·马特维耶夫(Александр Терентьевич Матвеев)和伊万·德米特里耶夫是奥古斯特·罗丹·沙德尔、安娜·谢苗诺夫娜·戈卢布金娜的弟子,以及埃米尔·安托万·布尔德尔·纳季耶夫纳·穆希纳(Ве́ра Игна́)的学生维拉·伊格(Vera Ige)。 тьевна Му́хина) 等人演奏了琴键在苏联雕塑风格转变中的作用。 列宾美术学院雕塑系的教学体系以古典现实主义为基础,创作风格正在走向社会主义现实主义。 钱绍武先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开始了他的求学生涯。 他的小品《男浮雕》(1954年)、《坐人体》(1957年)、《女体》(1956年)体现了钱先生扎实的功力。 此外,钱先生不仅致力于雕塑技法的研究,还特别注重教学大纲的研究。 回国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开始借鉴列宾美术学院的教学体系,修改教学大纲。 他用自己的实践验证了符合中国特色的教育方法。 钱先生作为主要起草人,为我国现代雕塑教育事业做出了重要贡献[2]。

钱先生刚从中央美术学院毕业,出国前就留校任教。 他师从第一代留学法国的雕塑家王林一、华天佑,在造型方面打下了坚实的西学传统基础[3]。 然而,有着深厚东方文化传统底蕴的钱先生,对于“师法西学、实事求是”的创作理念有着非常令人敬佩的文化自信。 他的创作课程中有大量中国题材的创作作品。 例如:《武松》、《游击队肖像》、《我又长高了》、《在田野里休息》等,其中作品《武松》是一年级浮雕雕塑课程就读于列宾美术学院雕塑系。 这是典型的中国主题,用西学来表达。 我们可以看到,钱先生初到苏联就开始思考中西结合的美学探索。 非常显眼的5分成绩和校内备案的“Ф”标志,得到了学院教学团队的充分认可。 列宾美术学院的学籍由全校学术委员会专家集体评审。 每天评估最终结果的时候,就像放假一样。 各大院校的师生,或者艺术爱好者,甚至不远万里来观摩教学成果。 只有列宾的教学成绩达到4+以上才能入校档案。 有的学生甚至不会出现在档案中,而有的学生只有几张照片,成绩好坏很容易辨别。 钱老的作品几乎囊括了所有单元练习,全部保留满分(5或5+)。 我认为钱先生的榜样对后来者起到了很好的激励作用。 董祖义先生,1957年入学; 曹春生先生,1960年入学; 1961年入学的司徒兆光先生都留下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这也是列宾美术学院档案馆里老一辈留学生为国人留下的一道亮丽的成就风景。

雕塑百科_雕塑艺术百科_百科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

从左到右:1954年《我又长高了》、1956年《田野休息》(来源:列宾美术学院档案馆)

虽然钱先生说他年轻时有一种老大师的印象,但在苏联留学期间,他严格遵循西方美学的造型原则。 那时,钱老师的课堂作业基本实战功底并不比其他同学差。 当然,他的同学都是在西方审美世界中长大的,在写实技法上也有很强的表现力。 例如:三年级的肖像素描被放大了一倍,每个学生的表情都不同。 Mircea 则不同,她画手绘肖像。 胡塞诺瓦、杰尼森科和钱绍武严格按照课堂练习进行练习,但技术上却各有差异。

钱先生曾谈到自己在列宾美术学院的学习生活,这是他最难忘的经历。 尤其是他的毕业作品《大道之歌》发表在苏联《真理报》上,受到俄罗斯美学评论家的高度评价[4]。 六十多年过去了,影像依然清晰如初。 与国内看到的青铜作品不同,泥塑的肌理保留了更多创作手法的细节。 那些没有因复制技术而丢失的审视和思考的痕迹更加清晰、更加完整。 档案馆图像信息中另一个不寻常的细节是,该作品被制成石膏模型,但已破碎。 但奇怪的是,尽管这件作品已经破损,却被仔细拍照并保存为档案。 这不得不让我产生疑问,当时的《路之歌》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在钱先生的文章和口述回忆录中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这或许永远是一个谜!

钱绍武先生一生取得了杰出的成就,被视为中国当代艺术界的领军人物。 有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亟待发现。 钱先生去世,享年93岁,在列宾美术学院参观当年的历史实在是不可能。 俄罗斯人的平均寿命超过60岁,列宾雕塑系现任高级教授没有一个超过80岁。 我只能根据国内相关资料和文献寻找线索。 但国内人名没有标准的发音线索,且命名习惯不规范,查找起来困难重重。 我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钱老的导师“凯尔金”教授的信息。 当时我就跟着“凯尔金”的发音向列宾美术学院的老教授请教。 他们都表示难以理解。 为了发音方便,中国人通常会忽略俄罗斯长名字的姓氏和父名,而更容易称呼他们的名字。 这在俄罗斯习俗中其实是不礼貌的。 没有姓氏和父名,就像大海捞针一样。 这次工作室助理Tuny Yevgeny Valeryevich先生(Туний Евгений Валерьевич)给了我很多帮助。 他正在列宾美术学院攻读美术博士学位,所以我尝试了所有国内文献中出现的“凯尔金”的不同音译,“凯尔金、噶尔金、凯尔津……”“他努力区分”我的发音,赶紧在脑子里搜索历史人物的信息,最后他说可能是“Керзин”,这个发音比较接近俄罗斯著名哲学家“Герцен(赫尔岑)”的发音。图尼很热情帮我找到“Kelkin”教授的信息,从年龄、职务、身份等信息来看,“Михаил Аркадьевич Керзин”应该是准确的,谷歌翻译为“Mikhail Arkadyevi Chi Kerzin”。图尼非常崇拜Kerzin教授,他还特地给我找了一段8分钟的Kerzin教授晚年教学的视频,而且他非常珍惜地告诉我,这是Kerzin教授一生中保存的唯一的视频资料。这个视频展示了96的片段。 1979 年,4 岁的 Kerzin 教授在课堂上授课。

百科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_雕塑百科_雕塑艺术百科/

从左到右:米尔恰作品、胡萨诺娃作品、杰尼森克作品、钱绍武作品(来源:列宾美术学院档案馆)

克尔津1883年出生于莫斯科,原本就很有音乐天赋。 但1903年至1912年间,他选择就读于帝国艺术学院雕塑系,即列宾美术学院的前身。 由于学习成绩优异,他被沙皇重金奖励出国留学。 他游历了整个欧洲,对欧洲文化有了更深入的了解。 Kerzin教授接受过传统的古典教育。 他擅长设计奖章雕塑,其中《纪念罗曼诺夫王朝300周年纪念奖章》就出自他的创作。 Kerzin教授值得中国学者研究。 他不仅是钱绍武和董祖义的上司。 他还为苏联培养了大批优秀艺术家。 1917年,科尔津教授成为圣彼得堡艺术家协会的创始人之一; 1923年至1932年,继夏加尔(Марк Заха́рович Шага́л)和马列维奇(Казими́р Севери́нович Мале́вич)之后,担任白俄罗斯艺术学院院长;19 49年后担任白俄罗斯艺术学院雕塑系主任列宾美术学院[5]。 科尔津教授是一位典型的知识分子。 他在美学、哲学、艺术方面都有着良好的修养,也是一位综合性很强的专业人士。 Kerzin教授知识渊博,经常在课堂上与学生互动,传授艺术技巧和美学,受到学生的尊敬。 他自己留下的作品不多,教学时总是给学生批改习题。 这种言传身教的手把手教学,也是列宾美术学院的传统。

雕塑百科_百科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_雕塑艺术百科/

《大道之歌》泥稿(1959)(来源:列宾美术学院档案馆)

研究两位杰出艺术家、教育家的相关文献,这两位跨越百年的老人恍惚间又合二为一了。 在苏联,并不是所有读过很多书、写过很多文章、甚至拥有学位的人都可以称为知识分子。 除了上述能力外,他还必须是一个有智慧、高尚、热爱祖国的人[6]。 克尔津教授和钱绍武先生显然属于这样的知识分子。 钱先生选择克尔津教授作为他的导师,我想这也是命中注定的。 他们都不是纯粹的技术艺术家,他们都受过深厚的教育。 他们不仅专业一流,而且有远大的理想和报效国家的赤诚。 他们把一生奉献给教育事业,思想中渗透着浓浓的家国情怀。 Kerzin教授从1883年到1979年96岁的人生历程; 钱先生从1928年到2021年93岁的一生。两位先生的生命之歌,不禁让人与苏联的奇迹和中国的神话联系在一起。

另外,需要说明的是,王克庆先生因访问学者身份,无法在档案中找到其作品信息。 李保年先生去了列宁格勒以穆希纳命名的国家工艺美术学院,所以找不到两位先生的信息。 由于中苏关系恶化,除钱老先生和董祖义先生顺利毕业回国外。 曹春生先生可能是最遗憾的。 他在毕业最后阶段被召回国内,在留学阶段未能完成毕业创作。 可喜的是,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之际,曹先生在留学期间完成了在列宾美术学院创作的小品《狼牙山五壮士》。半个多世纪后的中国美术馆。 这是曹先生的夙愿,他也是曹先生时代随国家命运而改变的留学生。 曹老师终于在建党100周年之际交出了自己的毕业作品。 曹先生与列宾美术学院的关系,中苏关系解冻后,他与列宾美术学院前院长阿尔伯特·查尔金教授(Альбе́рт Серафи́мович Ча́ркин)之间的兄弟情谊也功不可没。中俄文化的发展。 沟通增添了特殊的友情。 老一辈留学生为留苏的陈克、张伟、周思敏等第二代留学生以及留苏后的李福军、何雷、陈毓林、卢俊南等人铺平了道路。苏联解体。 如今,源源不断的中国学生几乎占据了列宾美术学院的半壁江山。 这与老一辈留苏学子为中俄文化友好交流所做的努力是分不开的。

雕塑百科_雕塑艺术百科_百科雕塑艺术工程有限公司/

钱绍武与导师科尔津教授(图片来源:百度及列宾美术学院档案馆)

缅怀钱先生,难道不是对钱先生这一代留学生的致敬吗? 他们作为学长的风采,铭刻在列宾美术学院的档案里,铭刻在每一个海外学子的心中。

还有深受中国学生尊敬的导师:Sergey Timofeevich Konenkov (Серге́й Тимофе́евич Конёнков)、Mikhail Arkadyevich Kerzin (Михаил Аркадьевич Керзин)、Vinyamin Borisovich Pinchuk (Вениамин Б) орисович Пинчу́к)、米哈伊尔·康斯坦丁诺维奇·阿里库辛 (Михаи́л Константи́нович Анику́шин)、阿尔伯特·查理·金(Альбе́рт Серафи́мович Ча́ркин)、谢尔盖·阿纳托利耶维奇·库巴索夫(Сергей Анатольевич Куба́сов)、弗拉基米尔·艾米列维奇·格雷沃伊(Влади́ми р Эми́льевич Горев) о́й),

Sveshnikov Valentin Dmitrievich (Свешников, Валентин Дмитриевич), Ivan Borisovich Karnev (Иван Борисович Корнеев),

帕维尔·奥努弗里耶维奇·舍甫琴科(Павел Онуфриевич Шевченко)、诺维科夫·安德烈·亚历山德罗维奇(Новиков Андрей Александрович)等,以及各阶段基础教学导师、各工作室助教都为中国留学生的成长奉献了无私的爱心。

结论

为了纪念钱绍武先生,我翻阅了近三个月的档案,才真正体会到这次考察的意义。 过了周年庆,这篇文章终于完成了。 但老一辈留苏艺术家的珍贵史料以及中俄文化交流的成果还需要更多的挖掘、整理和研究,需要我们继续努力。 这是对钱先生和老一辈在苏州学习的艺术家的杰出贡献的致敬!

参考:

[1]隋建国. 缅怀钱绍武先生。 澎湃新闻,2021年6月13日

[2] 陈培毅. 知与行、教与学的统一。 雕塑头条,2021.7.9

[3] 陈培义. 当代中国本土雕塑家个案[M]. 中国建筑工业出版社,2010。

[4]钱绍武. 中国雕塑年鉴(2005)钱绍武谈艺术[M]. 安徽美术出版社,2005。

[5] 维基百科上Kerzin的个人介绍

[6]索尔仁尼琴。 流亡的灵魂[M]. 上海三联书店,2013。

本文摘自《雕塑》杂志2023年第2期【雕塑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