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买的是当代艺术品也是感情

深秋的上海,空气中弥漫着一丝凉意,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成为网友热议话题的“西岸艺术设计博览会”现场。 香港、巴塞尔、伦敦、巴黎、纽约、迈阿密、迪拜……在无数艺术展览、交易会和活动被取消的时刻,能够在上海参加如此盛大的活动真是一种非凡的喜悦。 毫无疑问,西岸艺博会并没有因为疫情而“倒退”。 相反,进一步凸显了收藏家强大的购买力和高度的鉴赏力。 此外,博览会的举办也串联起了整个城市的艺术生态。 周边西岸美术馆大道乃至全市近40家艺术机构同时推出精彩展览。 人们不禁感叹:好久不见,艺术界好久没这么热闹了。

艺博会年年都有,但像今年这样特殊的“格局”实属罕见和珍贵,也引起了艺术界的高度关注。 开幕首日(11月11日),众多知名收藏家、画廊老板、策展人、艺术机构负责人和媒体等重要嘉宾来到现场,共同感受现当代艺术的多元魅力。 与之相媲美的还有在上海展览中心举办的ART021上海第二十一届当代艺术博览会。 为期四天,并向公众开放两天。 它相继举行。 每个人似乎都在努力工作,展示自己的才华,带来了很多展览。 将“特殊技艺”融入这场国际艺术盛会,让上海沉浸在11月最浓郁的艺术氛围中。

在这个特殊时期,虽然部分国外展商未能如期来到上海,但第七届西岸艺术与设计博览会作为久违的大型线下博览会,却如期迎来了“开门红”,五届展期为天。 馆内,100多家国内外优秀画廊、设计品牌、艺术机构向观众展示了4000余件优质作品; 同时,今年首次打造的线上画廊单元与线下场馆同步,参观人次达百万人次。 活动首日就成交,吸引了未能到场的画廊的集中关注。 各界收藏家齐聚这场年度最受关注的博览会。

今年回归的“设计单元”勾勒出九家参赛机构的艺术设计新趋势; 连续多年举办的“新城单元”带来了23件大型现场作品的记录,分散在各个画廊的展位上。 独特的观看体验,持续关注当代艺术在特定语境下的价值; “影像新天地单元”滚动播放40位艺术家影像创作,展现当下影像艺术的多维度发展; “西外滩之声论坛单元”为公众带来了16场精彩讲座,涵盖艺术创作、收藏、艺术与科技、城市空间等广泛话题,吸引了众多听众。博览会合作伙伴和场馆内外艺术家创作的艺术项目,展现了他们对艺术领域的长期支持和对美学的不懈追求。

西岸博览会一直在连接收藏家和画廊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并且也在不断拓展其边界。 通过线上线下形式的结合、特殊单位的加入,赋予了“博览会”更丰富、更多元的定义。 。 借助第二届国际艺术品交易月的加持,参展画廊取得了远超预期的销售成绩。 进博会期间捷报频传,部分艺术机构的作品甚至首日就被收购。 2020年,在全球疫情依然不稳定的情况下,可以说既值得称赞,又令人欣慰。 西岸博览会也因此成为国际艺术市场的焦点。

|拥挤城市中的惊人成就|

走进西岸艺术中心A馆,映入眼帘的是拥有50多年历史的里森画廊的展位。 这家历史悠久的英国画廊展示了其代理的许多国际知名艺术家的作品。 英国著名艺术家朱利安·奥佩的最新灯箱作品《5月8日的老街》被放在显眼的位置。 行走在城市里的人们虽然距离很近,但都被困在自己的世界里。 它还带来了安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和瑞安·甘德(Ryan Gander)等艺术家的新作品。 画廊总监董道子表示:“尽管受到全球疫情的影响,画廊的销售额仍然超出了预期,并有机会接触到了新的客户和机构,这证明了上海是一个伟大的国际艺术平台。”亚洲总监。

每年都带着草间弥生新作参展的大田秀则今年依然完成了《圆点》粉丝的心愿,《无限网》系列再次登场。 画廊项目经理石冢洋介告诉记者,今年的成交量甚至比往年还要高,约90%的作品已售出; 高古轩在全球拥有 17 个永久展览空间,仍然为我们带来许多蓝筹艺术家的作品。 其中就有海伦·弗兰肯塔勒(Helen Frankenthaler),一位国内观众很少见到的艺术家,也是战后美国第二代抽象绘画的代表人物。 据了解,这是他们自西海岸博览会以来最成功的一年,取得的销售成绩非常喜人。 同样令人印象深刻的是 White Cube,首日就售出了乔治·巴塞利兹 (Georg Baselitz)、特雷西·艾敏 (Tracey Emin) 和埃迪·皮克 (Eddie Peake) 等艺术家的作品。 作品价格从数万欧元到近百万欧元不等,销售情况并不比往年差。

每个展位都是一个小型展览。 画廊老板把这个小小的空间打造成充满有用的信息和视觉盛宴。 沿着清晰的引导路线慢慢漫步,不用担心错过每个角落。 跻身全球最重要的20家画廊之列的常青画廊,此次展出了包括安尼什·卡普尔(Anish Kapoor)、安东尼·葛姆雷(Antony Gormley)等在内的众多国际顶尖艺术作品,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打造了一个融合不同媒介和叙事的复合展位,它的展示赢得了很多赞誉; 全球顶级画廊豪瑟沃斯作为西岸博览会创办以来的首批参展商之一,强势回归,呈现作品云集。 当代新生与现代大师作品群展“形神兼备”引起广泛关注; 蜂巢当代艺术中心与希尔赛德画廊联合呈现日本著名超现实主义画家余南和(七户雅)个展,这也是他在上海的首次个展。 整个展台被布置成一个孤独、奇幻、戏剧性的空间。 他的画给自己一种平静的观看和批判的距离,表现出一种静止感和神秘感。 ,深受收藏家喜爱。

记者了解到,本届博览会大部分参展画廊、设计品牌、艺术机构都给予了高度评价。 来自日本的“彼方灯塔”重点展示了其杰出艺术家的新作,包括深见道治的青花瓷雕塑、生田谷横子的玻璃、尾崎悟的不锈钢、田中伸行的漆器、朝仓高文的充满活力的日本新画以及佐藤健太郎旨在捍卫当代日本美学。 画廊总监青山和平表示,经历了14天的隔离来参加这次展览,结果证明今年的销售非常好,甚至比去年还要好; 立木画廊总监徐然然表示,在展览预售期间,《一日》的销售表现非常强劲; 香格纳画廊负责人表示,今年推出了梁绍基个展,整体销量可以说非常好,已经卖出了四分之三以上的作品。 现场纯白的空间庄严肃穆,令人浮想联翩、浮想联翩。 这表明艺术市场和艺术本身的考虑和重视。

从西岸艺博会最终成交数据来看,上海艺术品市场似乎并未受到太大影响。 今年西岸艺术博览会依然保持旺盛的交易活力。 据统计,A馆共有51家画廊,VIP开幕当天,售出作品的画廊比例达到80%。 其中,25家画廊总销售额达到至少5000万元,售出作品数量超过150件。 多位画廊负责人表示,本次展览结识了新的年轻收藏家,艺术家的作品比往年得到了更多收藏家的广泛认可。 这从侧面证明当代艺术市场正在日益成熟且充满活力。 和活力。

|艺术因生活|

在艺博会上,记者一眼就看到了一只可爱的兔子,被吸引得腿都不敢动了。 原来这是瑞典艺术家克拉拉·克里斯塔洛娃(Klara Kristalova)的陶瓷作品。 这是富有表现力的,有趣的,也是累人的。 瘫痪的样子不正是参观展览的真实反映吗? 从安徒生、王尔德等文学大师的作品中汲取灵感,她的雕塑形象颇具魔力。 此次由国际知名画廊贝浩登推出。 会场里挤满了人,但看不到任何工作人员。 经询问,发现所有作品还没开始就已经被预定了。

有人开玩笑说,可能恰逢双十一,人们购买力较强。 还有人调侃,也许被生活“蒙蔽”太久、郁郁寡欢的人需要艺术的治愈和滋养。 不管怎么说,其实都是对当代艺术的肯定和赞扬。 确实,博览会上收藏家、艺术机构代表、画廊总监、艺术爱好者积极互动分享,营造了活跃活跃的交流氛围。 如果每个人都没有戴口罩,他们的感觉不会有任何不同,甚至会更糟。 前几年比较流行。 夜幕降临,记者走出展厅,不少人在室外装置前打卡拍照,又是一派热闹景象。 建筑展厅射出的光线明亮而炽热,似乎在暗示着中国的艺术生态并没有因为这个特殊的年份而退缩。 骤然降温并不能浇灭现场的热情。 此外,周三是展览开幕日。 周日(不是周末),尚未正式向公众开放。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法国驻上海总领事馆首次参加艺博会。 “第一天,每一天”展览启动。 本次展览由艺术史学家、莫奈博物馆常务副馆长玛丽安·马蒂厄和艺术评论家朱朱共同策划。 它专注于法国和中国当代艺术。 我们以对话的形式,庆祝莫奈的代表作《印象·日出》的诞生日(1872年11月13日)。 在国际交流受阻的困境下,越来越需要通过中法艺术项目将人们凝聚在一起,越来越需要跨越国界,分享艺术的美好愿景。 (李一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