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俩花了十二年时间研究柴窑瓷器揭开了古窑的面纱

古代丝绸之路从陕西省长安市出发,满载着瓷器和丝绸与西域各国进行交流。 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十三朝代都曾在陕西建都,可见宫廷瓷器必定在陕西流通。 在陕西,耀州窑闻名全国。 还有比耀州窑烧造技术更精湛、更成熟的窑炉吗? 答案是肯定的:木窑。 3月25日,记者走进西安柴窑文化博物馆,了解丝路瓷器的故事。

劳模夫妇揭幕古窑

2010年,日本古瓷爱好者钟如云先生在北京召开新闻发布会。 宣布的是他拥有世界上几乎绝迹的古柴窑瓷器。 此举让西北大学文化学院博物院瓷器教学基地的王学武老师非常愤怒:“瓷器是中华民族的瑰宝,我们经过研究证实,柴窑是陕西的骄傲,怎么能这样呢?”日本人向世界宣称是中国柴窑瓷器?” 研究权威?”原来,王学武早在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研究柴窑。

公众对木窑知之甚少。 柴窑是后五朝周柴荣年间柴荣皇帝烧制的青釉瓷器。 也是历史上唯一以皇帝姓氏命名的瓷窑。 明清以来,文人雅士根据柴窑瓷器的特点,将柴窑列为“柴、汝、官、哥、定”五大名窑之首,尊为“柴窑瓷器”。被誉为“中国瓷器皇帝”。

史料用十二个字来形容稀有名贵的柴窑瓷器:碧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响如磬。 可惜的是,这座能烧出精美瓷器的顶级窑场,在五朝十国后期只存在了短短五年半的时间。 昙花一现,便消失殆尽,给后人留下了无尽的遐想和遐想。

如果一个地方能够被证明是“瓷皇”柴窑的起源地,那是一种莫大的荣幸。

王学武告诉记者,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了西安基建工地出土的大量瓷片。 部分青瓷片无法返回窑口。 根据他的学术研究,他认为它们与史料中记载的柴窑瓷器非常相似。 相似。

“也许这就是世界上绝迹的柴窑瓷器。”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王雪舞的脑海中盘旋。 瓷器考古学家陈万里先生表示,“文献记载、实物、窑址”需要三者对应才能确认古瓷。 由此,王学武踏上了核实柴窑文献、窑址、瓷器的道路。

王学武带着疑似柴窑瓷器的标本拜访故宫古瓷鉴定大师耿宝昌先生。 他得到的结果被高度评价为与史料记载的柴窑瓷器“最一致”。

耿老的鉴定,让王学武寻找柴窑的信心大增。 基于从小学开始的收藏兴趣和对历史的热爱,他决定大胆进行学术验证,从窑址考古开始。

我国现存最早的文物鉴定专着《格物要论》记载,“柴窑出自北方”。 王学武对照郭沫若先生绘制的中国地图以及各个历史时期的地图、碑刻,找到了与“北国”相对应的具体位置。 经过文献考古和碑文考证,终于澄清:“北地”是历史上“北地县”的简称。 自“三国魏”以来,其所在地一直在陕西古“北狄(县)花园”。 (县)”,后宋代为耀州,今耀县境内。

耀州窑经历了三次考古发掘,均发现了生产五代青釉瓷器的窑址、窑炉、窑具和瓷器。 也证实了五朝时期,我国已首次生产青釉瓷器。

从手中的瓷片被怀疑为柴烧瓷,到发现柴烧窑位于今陕西省铜川市姚县,历时七年。

王学武的妻子、陕西柴窑文化博物馆馆长寇玉慧告诉记者,他们年轻时就经营餐饮生意,衣食无忧。 他们双双被评为西安市劳动模范。 自从我迷上了木窑,我就卖掉了餐馆,住在了父母的房子里。 我愧对女儿,把所有的精力和财力都倾注在这些瓷器上。

“有一次,我陪他在一堆古碑文中寻找有关‘北帝’、‘柴曜’的文献。累了,我就扫了一眼文字记录。我一转身,看到王老师打着伞在寻找。”尽管冒着大雨,一字不差地查阅文献,我不禁被他的学术精神所感染。 寇宇辉说道。

为了证实文献记载的柴窑真实存在,为了寻找寻找实际柴窑时的线索,王学武夫妇并没有放弃追寻和研究。 他们花钱走遍了大半个中国的山山水水,包括隋唐时期、京杭大运河、六大古都、唐宋时期的所有青瓷窑场、全国的各大考古机构和博物馆、石碑林博物馆、善本古籍部。

为什么要毫不犹豫地研究木窑? 在这对夫妇看来,他们有责任恢复柴窑的历史面貌,证明柴窑的真实性,向世界展示陕西顶级的瓷文化,让世界知道中国的制瓷技术处于领先地位。陕西的制瓷水平遥遥领先,中华文明是东亚文化的根源。

2012年底,针对日本对柴窑的研究,王学武、寇宇辉等人也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发布了柴窑遗址及器物的研究成果,令考古界震惊和惊叹。收藏社区。

柴窑是耀州窑工艺的巅峰之作

我国瓷器研究者和收藏家从未停止过对柴窑遗址和柴窑瓷器的研究。 “河南汝窑、江西景德镇窑、越窑、浙江龙泉窑都自称是传说中的柴窑,其‘秘彩瓷’与史书记载接近,但柴窑只出自‘北地’。” 王学武。

从烧瓷技艺来看,柴窑瓷器绝非小窑烧制而成。 一定是一个有基础的大窑。 耀州窑在唐代开始向皇宫供应瓷器,一度达到“十里窑厂”的规模。 工匠们只有凭借精湛的制造技术和极高的土壤延展性,才能将瓷器绘制成“薄如纸”的瓷器。

柴窑遗址及实物的发布震惊了收藏界。 香港收藏家葛世克说:“明清瓷器的收藏家一直只关注景德镇,但它的源头在北方,在耀州。以前关注的范围太窄了。” 马未都在书中重写了“柴窑”篇的内容:“近年来出土的五朝耀州窑精品,无论是残片还是完整的器皿,都使柴窑的面貌更加清晰。”

记者在西安柴窑文化博物馆看到,在不到100平方米的三个展厅中,最大的展厅陈列着完整的木窑器物以及市场价格难以评估的残片,存放在玻璃中。供参观者学习的柜子。 内展厅与接待室合二为一,墙壁上贴满了柴窑文献研究过程的铭文复制品。 展厅非常紧凑,王学武每次讲解时,都要挪动嘉宾的座位,才能看清悬挂的文献资料。

王学武小心翼翼地从柴窑中取出瓷器让记者触摸,用手电筒照亮瓷雕工艺,并拿出上海古陶瓷热释光测年报告,向记者展示柴窑的科学鉴定时间。

原河南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孙新民、上海博物馆副馆长陈克伦、浙江省考古研究所书记沉月明参观后深受感动。 日本大阪东方艺术陶瓷博物馆艺术部主任小林仁兴奋地说,“早点看吧。” 有了这批瓷器,早就确定柴窑是最好的。”河南汝窑考古队组长郭木森在看完柴窑标本后对王学武说:“目前我们河南窑口发现的瓷器,达不到柴窑的品质。 王学武认为:“文化绽放,柴窑和汝窑都是中国瓷文化的瑰宝。”

小小的柴窑文化博物馆里藏着难以复制的陕西瓷器精品,是陕西瓷器顶尖工艺的体现。 西安柴窑文化博物馆凭借其学术价值,吸引了北京、上海、深圳、河南、浙江、香港、澳门等地的瓷器研究者和爱好者前来一睹“瓷帝”风采。 甚至美国、法国、英国、意大利等海外收藏家前来学习交流。

柴窑文化博物馆已成为陕西与全国各地及海外瓷文化交流的窗口。 丝绸之路上交易的古瓷器向世人展示了其精美绝伦、“万窑之冠”,成为两地文化交流的新亮点。

(文/图王婷)

陶瓷古窑有哪些作坊_陶瓷古窑在哪个地方_陶瓷古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