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砂收藏第一人用一生守护这把壶

宜兴丁蜀镇作为陶都,是紫砂文化的发祥地。据考证,紫砂的历史约略开始于明代弘治、正德年间。改革开放后,丁蜀镇的紫砂文化得到大力发展,受到海内外一致瞩目,从而也使得紫砂成为丁蜀镇的名片。而就在这片土地上,华荫棠的名字,妇孺皆知。

年轻时的华荫棠,奔走于沪浙两地经营陶瓷生意,一度成为浙江省缸翁大王,爱好交友的他,常以紫砂茗壶相赠社会名流,结交商界之朋友,并与无锡荣氏家族相交甚好。

1927年的上海,在大华饭店里,蒋介石与宋美龄在这里举行了盛大的婚礼,华荫棠受邀前往,可见当时的他,在上流社会已很有地位。1956年,华荫棠作为新中国的工商业杰出代表,受邀参加了第一届全国工商联大会,受到毛主席的亲自接见并合影留念,这般的社会地位,在当时的中国,为数不多。

遇到风卷葵 是命运的交付

上世纪三十年代,丁蜀镇一户乡民在修改新屋时无意中挖到一只翁头,打开发现翁里竟藏着一把泛着青光的紫砂壶,意识到事关重大的乡民,立即抱着翁头去找华荫棠。当时已迟暮之年的华荫棠,看到这把100多年只闻其名不见其形的风卷葵时,激动地不能自已,并立即出价3石米从乡民手里买下。当时的3石米,可相当于一个陶工一整年的收入。

迟暮之年的华荫棠

年轮划至1937年,日本入侵中国,不计其数的中华瑰宝遭遇掠夺,这把风卷葵当然也成为了侵略者垂涎三尺的目标。值宜兴沦陷,日本驻宜兴的头目,在得知风卷葵就在华家后,派兵闯入,翻箱倒柜却未见踪影,随后利用各种手段逼迫华荫堂交出风卷葵。先见之明的华荫棠,早在日军进城之前就将风卷葵偷偷转移至乡下舅舅家,镶砌于夹墙之中,这才幸免于难。

一次次磨难 用一生守护

当时,时任江苏省主席的王懋功也早已对风卷葵望眼欲穿。王懋功命人请华荫堂吃饭喝茶,想寻机问出壶的去向。华荫堂软硬不吃、借机推辞。最后王懋功将华老传唤过去并施以高压,华老无奈只能拿出收藏多年的一把邵大亨的掇只壶送给这位省主席,才保住了风卷葵。而那把邵大亨的掇只壶在当时,可价值中产阶级的大半个家当。

直至时期,赶上破四旧,紫砂壶这类物件便成为了资产阶级产物。华老又为了保住它,将它藏在家中院子里堆放杂物的废品堆里才逃过这一劫。

指点迷津 成就两位紫砂大师

谈及一代紫砂大师顾景舟,他的成就也可以说是华荫堂的发现和培养。一次街边偶遇正在卖紫砂壶的顾景舟,华老一眼辨出此人壶艺超群,出高价将所有壶品购入,随后便将顾景舟带回家,将自家多年来收藏的紫砂茗壶一一拿出,交由其观赏及模仿制作,这之后顾景舟大开眼界,制出的壶也是越发富有神韵。

十年间,华老将顾景舟的壶赠送给各界社交名流,顾景舟更是通过华老之手进入了上层社会,名声大振。直至顾大师逝世前还不忘知遇之恩,表示自己能有今天的成就与华老的相助密切相关。

顾景舟大师

另一位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蒋蓉,在1947结束了自己长达7年的仿古生涯,追其缘由竟是在拜访了华老之后而萌生的想法。在她平生第一次见到风卷葵的那一刻,因其所震撼,从此下定了决心,余生潜心研究,只制紫砂花器。

蒋蓉大师

献给家乡博物馆 紫砂文化万世传

1982年,宜兴陶瓷博物馆终于建成。华老义无反顾地将用这把用经历暴风雨雪,用一生守护的风卷葵捐赠给博物馆,与它一同捐赠的还有一把竹段壶。

此事一出,片刻之间在宜兴流传开来。甚有评弹唱词道:宜兴千年紫砂壶,‘风卷葵’壶最风流。陶界名流华荫堂,历尽艰辛保茗壶。改革开放时代好,‘风卷葵’价值几百万。国宝茶壶不外流,民族尊严不换钱。献给家乡博物馆,紫砂文化万世传。百岁老人华荫棠,心胸宽广眼光远大。德者昌,仁者寿,家乡人民好榜样。。

在此之后,华荫棠又陆续开办多家窑货行、陶瓷行,为宜兴陶瓷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还在丁蜀镇创办了进化中学(后改为丁蜀中学),这些,都是他为后人留下的巨大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