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石村

 

2022年,在疫情发生的三年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席卷全球,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减弱,给全球人民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变化,给艺术创作、艺术活动带来了很大冲击。即日起雕塑头条将用若干期介绍各大美院、艺术院校雕塑系老师们的优秀作品,同时也可介绍教学成果等相关艺术活动(投稿邮箱:dstoutiaovip@163.com)。本期介绍西安美术学院教授——石村。

 

 

艺术家介绍

SHI CUN

——————————————

石村

 

 

西安美术学院教学督导,二级教授,博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雕塑学会会员,中国雕塑专业委员会顾问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第七届美术学科评议组成员第三届中国雕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艺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城市雕塑家协会理事。

 

 

作品欣赏

 

《裴公吟赞》花岗岩 高760cm 2015年

 

 

《于右任》花岗岩 高600cm 2014年

 

 

《于右任》局部

 

石之魅力 ——石村雕塑艺术散论沈奇

 

当今的中国艺术家,都已开始明确地意识到,在经由多年不无浮躁虚妄的创新演练之后,有无海纳百川式的收摄与整合能力,已成为判别一位当代艺术家是否已经最终成熟起来了的根本标志。有开拓创新式的艺术家,他们常常成为时代重要的记忆但不一定能成为优秀的典范;有精耕细作式的艺术家,他们在时代的浪潮中不一定特别凸露但却常常能成为优秀乃至经典。石村显然属于后者,属于那种善于汲取新的质素化为己有,且忠实于自己独在的精神立场,“像诚实的工人一样完成自己的工作”(罗丹语)的艺术家。

 

 

《苏醒》汉白玉200x120x80cm2006年 深圳宝安区

 

 

本色不等于单薄,更无涉守旧。实则石村扎根甚深,且充满了智慧的想象和创新精神。这是一位从源头出发的艺术家,其雕塑功底的基本构成,来自欧洲古典传统雕塑和苏联的现实主义雕塑,在其基础上,于后来的创作实践中,有机糅合了中国传统雕塑,尤其是秦汉雕塑的质素,且不断收摄国内外现代雕塑的语言特质,逐渐形成了自己的语汇系统和表现风格。

 

 

《赶集》红砂岩 60x134x40cm 1992年中国美术馆收藏

 

 

一位艺术家的语言构成总是和他的精神取向息息相关的。石村从开始进入雕塑创作起,就以表现中国人自己的民族精神、文化底蕴和现代意识为己任,而不愿成为外来艺术的本土仿写或观念性的演练。他甚至认为,作为一种特殊的艺术语言,雕塑天生就具有表现大精神大生命感的功能,是一种富于纪念性和永久性的大载体,因此,纯粹地玩弄形式,滞留于趣味,乃至成为雕虫小技或观念复制都是不可取的。正是对这一艺术精神的确立与恪守,使得石村难以去违心地玩“前卫”,坚持在精神形象、形式语言和客观形态大致综合平衡的前提下,对形式语言进行有机的变通与创化,无论是处理何种题材,都立足于赋予手下的石头(或胶泥)以民族精神、本土气息,可感受到强大饱满的精神内力和深沉厚重的生命感,这正是石村雕塑艺术最可贵的品质所在。

由此,石村的雕塑选材(题材)常落视于两个“焦点”:其一是历史“焦点”,亦即凝聚了重大历史意义之人物肖像的塑造,其代表作如《延河畔》、《长城魂》等;其二是生活“焦点”,亦即最能集中表现生命活力和民族情感之典型生活场景中的人物抒写,其代表作品如《赶集》、《石锁》、《乡情》等。

 

 

《乡情》青石 高80cm 1994年

 

 

从表象看去,这些作品的选材,都有过于主题化之嫌。然而到位的欣赏者和批评家自会深入体味到,作品在借用题材的“中介”之后面,所渗透和放射出的那种“言外之意”,意即经由艺术家重新理解后的历史感和生命体验。实则对于艺术尤其是雕塑艺术而言,“说什么”是次要的,“怎样在说着”以及“最终说出了什么”才是最主要的。潜心体味石村上述两大类题材的代表作品,我们都会最终感受到:无论是聚焦历史的领袖或英雄人物形象中,还是在聚焦生活的普通人物形象中都有一种超乎题材和形象之外的精神内质在流动,这就是对勤奋进取的生命活力、雄浑深厚的民族精神、大智大勇的英雄气概和鲜活隽永的生活

 

《长城魂》青石 55×55×95cm 1994 年

中国美术馆收藏、中国党历史展览馆收藏

 

 

气息的礼赞和颂扬,是最终表现大精神大生命感的艺术作品。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处理诸如《延河畔》、《长城魂》这样有涉意识形态的重大题材中,石村并未拘泥于再现而是着力于表现,在对题材的表层意义的剥离中,灌注于自己超意识形态的理解,使之成为一种智慧、卓异、超凡生命力和民族精魂的人格化象征,实在是一种难得的超越,它既体现了石村雕塑语言的包容性,又显示出其自身纯正的艺术立场。

 

《石锁》 铸铁高250cm 2012 年

 

 

从表象看去,这些作品的选材,都有过于主题化之嫌。然而到位的欣赏者和批评家自会深入体味到,作品在借用题材的“中介”之后面,所渗透和放射出的那种“言外之意”,意即经由艺术家重新理解后的历史感和生命体验。实则对于艺术尤其是雕塑艺术而言,“说什么”是次要的,“怎样在说着”以及“最终说出了什么”才是最主要的。潜心体味石村上述两大类题材的代表作品,我们都会最终感受到:无论是聚焦历史的领袖或英雄人物形象中,还是在聚焦生活的普通人物形象中都有一种超乎题材和形象之外的精神内质在流动,这就是对勤奋进取的生命活力、雄浑深厚的民族精神、大智大勇的英雄气概和鲜活隽永的生活气息的礼赞和颂扬,是最终表现大精神大生命感的艺术作品。这里需要特别指出的是:在处理诸如《延河畔》、《长城魂》这样有涉意识形态的重大题材中,石村并未拘泥于再现而是着力于表现,在对题材的表层意义的剥离中,灌注于自己超意识形态的理解,使之成为一种智慧、卓异、超凡生命力和民族精魂的人格化象征,实在是一种难得的超越,它既体现了石村雕塑语言的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