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迅的渊源与中国新兴木刻

1927年到达上海,鲁迅根据自己的收藏出版了《朝花寻看》和《一源朝花》五卷,其中近一半介绍了近代英、法、美、意、瑞典、日本等国的版画创作。和苏联。 。 事实上,中国是版画的故乡和摇篮,版画于14世纪传播到欧洲。 敦煌出土的《金刚经扉页:唯树赠寂园》是我国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古老的木刻版画。 它的年代为公元 868 年(唐咸通九年),是欧洲最早的木刻版画。 《普罗塔木刻》距今已有512年(据考证,创作于1380年)。 虽然欧洲古代版画脱胎于中国古代版画,但到了19世纪,欧洲木刻蓬勃发展,并在原有木刻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创了绘画、雕刻、篆刻融为一体的新潮流。 然而,中国古代木版画仍然保持着原始的工艺——绘画、雕刻、篆刻分别由画家、雕刻师和印刷师完成。 在经历了唐、五朝、宋、元、明的辉煌之后,清末民初,由于从西方更先进的印刷技术的引进和推广,中国传统木刻版画正濒临失传。

对于西方的创作版画,鲁迅有自己作为文学家的艺术判断,认为它们能够更有效地传播优秀的文学作品,扩大文学作品的影响,满足文学创作的需要。 通过长期的文学实践和对中外艺术史的收藏研究,他认为欧洲创意版画(或现代版画)可以引入中国,服务于中国社会和社会变革的现实。 为了与原始的中国古代版画相区别,这种版画被称为新兴版画。 新兴版画的概念蕴含着中国版画新的、复兴的意义。 由于多采用木材,故常称为新兴木刻(以下如无特别说明,简称“新兴木刻”)。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_名家版画欣赏/

钟步青《两个难民》

鲁迅的母亲喜欢看小说。 据说,《呐喊》出版不久,就有人向鲁迅先生的母亲推荐了这部小说集,还特别提到了《故乡》。 鲁迅先生的母亲并不知道这是她儿子写的。 她读完这本小说后说:没什么有趣的,我们农村也有这样的事,这怎么能算小说呢? (注:景又林《母亲的影响》引自《鲁迅学术论文1913-1983》资料集3(1940-1945)》中国文联出版社1985年10月版,第1367页)这种新文学的成就在当时不被大众理解的情况并不罕见。

如何使人们了解新文化运动,如何使人们参与其中,鲁迅曾说过:“要悟,就必须能理解。当然,理解的标准不能屈尊于低能者或白痴,但它应该关注普通公众。” (注:《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6卷,第28页,《浅谈连环画》)木刻版画由此成为一种注重大众性的文学艺术。很大程度上是宣传媒体,因为鲁迅认为木刻版画是“好的公共艺术”(注:《鲁迅全集》第8卷,人民文学出版社,第406页,“序言”),从形式上看,“名画缩小版”其实远不如原版木刻:既不变形,也不划算。 第二是因为它简单,第三是因为它有用。”(注:《鲁迅全集》第四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625页,“《序言》)”革命时期,版画应用最为广泛,虽然极其匆忙,但瞬间就可以完成”(注:《鲁迅全集》第七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363页, 《俄罗斯新画选》〉小印)木刻版画的这些特点适应了当时中国社会的发展。

鲁迅一生共介绍了近五十位外国版画家。 这些版画画家来自20世纪版画艺术的不同流派。 此时的西方版画史上,有表现主义、立体主义、现实主义、达达主义。 和其他版画流派。 不过,鲁迅引进的版画画家中,德国现实主义和俄苏现实主义版画家占了绝大多数(因为鲁迅的文学风格是现实主义)。 鲁迅多次向中国读者介绍他们的作品。 与他的生活相反,他大多只是偶尔提及一些其他学校的版画画家。 鲁迅不遗余力地引进和推广西方创意版画,客观上对中国新兴的木刻运动起到了启示作用。

倡导与培育

鲁迅先生说:“木刻创作的传入,是从超话社开始的”。 (注:《鲁迅全集》第六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49页“小介绍”)这是鲁迅先生第一次访问上海。 不久,柔石等组织的文艺团体陆续编印了《朝花周刊》、《朝花寻看》、《艺苑朝花》画集,为美术工作者开拓了艺术视野,提供了创作参考。 鲁迅先生在《艺苑朝花》丛书《现代木刻选集(一)》的《小引》中,首先提出了“创意木刻”的概念:“所谓创意木刻,不模仿者,不去模仿”。刻时,作者拿刀抵着木头,直接刻——我记得宋代有一个人,可能是苏东坡,请人画了一首梅诗,有一句话是这样的:“我有一个好”。一块丝绸,请用笔把它弄直! 这是版画创作的首要要求。与绘画不同的是,用刀代替笔,用木头代替纸、布。中国的版画,虽然是所谓的“刺绣”,但自古就有是我们无法企及的,这种精神似乎只有那些用铁笔刻石印的人才能接近。” (注:《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7卷,第335页,《现代木刻选辑(一)·简述》)希望青年艺术的创意版画研究艺术家将为中国新兴木刻开辟一条新的道路。 它拉开了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序幕。

名家版画作品_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欣赏/

李华《怒吼中国》

虽然后来超话社因种种原因解散,但鲁迅推广木刻版画的初心并未改变。 他购买了大量的艺术书籍,包括《古斯塔夫·图雷》、奥斯汀的插图《唐璜》、《表现主义雕塑》、克莱格的《木刻》、《现代欧洲艺术》等大量带有木刻插图的书籍, 《欧美广告图案集》、《表现主义摄影图案集》、柯勒惠支版画集五册。 他还开始订购《Prints》、《Creative Prints》等日本杂志。 收集了英国版画家吉宾斯的原版木刻作品和11幅德国原版木刻作品。 他乐此不疲地收集国内艺术界不重视的现代创意版画,并广泛浏览世界优秀版画。 这些都是鲁迅的爱好,也是鲁迅为进一步推动中国新兴版画艺术发展所做的自觉准备。

鲁迅在文坛的声誉为许多文艺青年所敬仰。 随着左翼作家联盟、左翼艺术家联盟的成立和活动,文艺青年有更多的机会了解鲁迅的学说。 鲁迅对于青年人对进步文学艺术的支持也感触更深。 渴望追求。 当时,木刻在中国被一些“艺术大师”所看不起。 尽管版画创作在西方蓬勃发展,但中国国内艺术界却对此一无所知。 艺术学校不开设这门课程,也没有专门的版画老师来教授。 鲁迅看到这些年轻的木刻艺术家在黑暗中摸索,心里非常着急。 于是,1931年8月17日至22日,他邀请内山书店老板内山善三的弟弟来讲学。 他亲自担任讲座的翻译,拿出珍贵的原版木刻拓片作为教材,举办了暑期木刻讲座。 该班培养了第一批中国木刻新兴艺术家,传播了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火焰。 因此,1931年被后来认为是中国新兴木刻运动元年,而8月17日也常被视为中国新兴木刻运动周年纪念日。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欣赏_名家版画作品/

张望《出路》

为了让中国木版画青年更好、更直观地学习国外优秀的创意版画,鲁迅先生不惜花费、时间、精力从国外购买了优秀版画画家的画册和原创版画作为原版,精选优质纸张和精选材料。 采用设备先进的印刷厂来编印印刷画册,精心编印了共12类印刷画册:

1.《现代木刻选》(一)1929年1月出版(第一辑)

2.《欧古红儿画选》(第二辑)

3、《现代木刻选》(二)1929年2月出版(第三辑)

4.《比尔兹利画作精选》(第四辑)

5、1930年出版的《新俄罗斯绘画选》(含木刻版画5幅)(第五辑)

6、1931年1月出版的《施敏图图》

7、《男人的激情》1933年10月出版

8、1934年5月出版的《隐喻集》

9、1936年7月出版的《苏联印刷集》

10、1936年7月出版的《化成·珂勒惠支版画选》

11、1936年4月出版的《死魂百图》

12、1937年1月出版《木刻创作法》

鲁迅不仅主张“采用外国的好的规则,用它来使我们的作品更加完整”。 (注:《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7卷,第49页,“小引《木刻年谱》)”)他还主张“选择中华遗产,融入新使未来作品独一无二的想法”(注《鲁迅全集》第七卷,人民文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49页,“小引《木刻年谱》”)。 为此,他与郑振铎共同编辑:

1、1934年2月出版的《北平简谱》

2、1935年4月出版的《石竹斋简谱》(第一卷)

对这两部中国古代版画艺术经典的重印,不仅是“中国木刻史上的一大纪念”,而且对新兴版画中水印套印木刻的发展具有有益的借鉴作用。

不仅如此,鲁迅还利用自己收藏的丰富的优秀外国版画册和原创版画举办国外版画展览,让艺术青年开阔视野,提高技艺。 鲁迅在上海举办过4次国外版画展:

1、“世界版画展”于1930年10月4日至5日在上海四川北路1982号二楼举办,展出70余件欧美名作。

2、1933年10月14日至15日在上海千爱里40号(现38号)举办“德俄木刻展”,展出作品66件。

3、1933年12月2日至3日在上海日本基督教青年会(今武进路)举办“俄法图书插画展”,展出作品40幅。

4、“德国作家版画展”,1932年6月4日至5日在上海英焕书局举办,展出作品50件。

此外,1934年6月,鲁迅还精心挑选了当时中国优秀青年樵夫的58幅作品,在法国巴黎展出,获得热烈反响。 这也是中国艺术作品首次在国外展出。 巴黎是欧洲版画大师云集的地方。 鲁迅推荐青年樵夫的作品到巴黎展出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得到大师的点评,提高中国新兴樵夫技艺的水平。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_名家版画欣赏/

罗清真《逆水行舟》

以上充分体现了鲁迅在推动中国新兴木刻运动发展、赋予中国古代木刻艺术新的生命和价值方面的杰出贡献和良好意愿。

鲁迅不懂木刻,他也以不懂木刻为谦虚,但他对木刻版画的欣赏却比一般木刻人要高。 很多年轻的樵夫,无论是熟悉鲁迅的,还是一辈子没有经历过的年轻樵夫,都在不断地在远方。 所有新作均寄给鲁迅指导或推荐出版。 因此,鲁迅成为我国新兴版画萌芽时期最大的青年樵夫版画收藏家。 上海鲁迅纪念馆有幸继承和收藏了这批珍贵的文化遗产。 据不完全统计,短短三年多的时间里,据说与木刻青年的书信有100至200封,目前《鲁迅全集》(人民文学)收录的信件有80多封。出版社,2005年版)。 徐广平在《鲁迅与中国木刻运动》一文中回忆道:“……他就像在家里开办了一所义务木刻函授学校,而且是无限期的,他把自己的木刻创作介绍给出版物。 ······”(注:王锡荣、高芳英主编的《鲁迅在上海的回忆》,上海书店出版社,2017年3月版,第215页)这些木刻青年在鲁迅的指导下,黑暗之中,迅速成长。 1934年8月,鲁迅先生为了回顾和总结这一时期中国版画的历史和成就,收集了自己保存下来的青年木刻作品,自费整理出版了第一本中国新兴木刻画集—— —–《木刻年谱一》汇集了中国新兴版画萌芽期的一批优秀作品。 并且我计划以后继续发布2、3、4……,从而成长、不断进步。

1936年10月2日至8日,“第二届全国木刻流动展览会”在上海八仙桥基督教青年会举行。 尽管鲁迅先生当时已经病重,但他不顾家人的劝阻,于8日举办了展览。 最后一天,傅兵来到展览现场,仔细观看了每一件展品,评价说,总体而言,这次“比以前自然有所进步”(注:人民网陈燕桥《回忆鲁迅艺术活动》)美术出版社1979年版第139页,《最后的会面——追忆鲁迅先生》)并告诫年轻木刻家:“雕刻木刻最重要的是要有良好的素描基础!……”(注:《与中华民族同在》陈朝南、陈力行同居的艺术家:陈彦桥传》中西书局2015年版,第120页)那天,鲁迅很健谈,和年轻人聊了很多3个小时,这是中国新兴版画运动导师与青年木刻的最后一次幸福相聚,这一动人的场景被著名摄影师沙飞现场捕捉到,11天后鲁迅去世。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_名家版画欣赏/

鲁迅与青年木雕家沙飞合影,1936年喷墨印刷

翻阅这些经历了历史沧桑的木刻作品,我们见证了中国新兴木刻乃至中国革命新艺术的进程,也见证了鲁迅与中国新兴木刻的渊源。 这些木刻也在书写和记录历史,值得永远铭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