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中国美术学院建院90周年作品展

充满活力的艺术教育领域

 

——纪念中国美术学院建院90周年作品展

中国美术杂志_《中国美术》杂志_美术杂志中国知网/

美丽春秋——清明节(油画)徐江、孙静刚、吴大勇

中国美术杂志_《中国美术》杂志_美术杂志中国知网/

江南云谷竹假山 张俊杰

美术杂志中国知网_《中国美术》杂志_中国美术杂志/

鹤云丝雨柔春(部分)罗英

1928年,中国第一所国立高等艺术院校——国立艺术学院(中国美术学院前身)诞生。 在风火艺术90年的历史中,五一校长曾数次搬走。 在最困难的时候,他当先锋,从未停止过自己的理想。 学校从建校之初只有30名教职员工、56名注册学生发展到今天的10000多名师生。 中国美术学院横跨杭州和上海,有四个校区。 3月25日,中国美术学院建院90周年纪念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 中国美术学院用90年的实践和45000名师生的追求,形成了三面飘扬的旗帜——中国艺术的开拓征程、艺术教育的核心阵地、学院精神的时代宣言。 去掉其中第一个字,就成了“中国·美术学院”。 这正是展览的标题和主题。

门厅内,矗立着一个门框。 此门框是根据1928年建校时的学校信笺制作的,两侧刻有“引进西方艺术,整理中国艺术,调和东西方艺术,创造艺术”的办学宗旨。时代的气息”,让观众对展览充满期待和想象。 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学院院长徐江介绍,此次展览是根据学院教学科研和创新现状提炼策划的15个案例。 这些案例就是用来揭示这样的先驱者、场景和宣言的力量。 一叶露出全竹,一窥景象,焕然一新。 这15件中有大型历史油画《国春秋》和献给书院、西迁、共和国、改革开放一代又一代先贤名师; 创作《天地画心》、《韩红写心》,还有再现最新教学场景的《我编织我在》《本土营造》《天工开物》; 有多年坚持社会美育的“乡村学院”; 还有演员阵容的《山水行》、《人文影画》、《心与宇宙》,体现了新媒体对本土的关怀; 而反映现代设计教育现实的《汉字无国界》《东方丝竹》,让观众分享当今艺术教育的创新意识和民族美感之路的东方理想。

重温征程,凝聚历史精神

清明节,万事俱备; 果穗粒上,果实种子落地发芽; 端午节,秧苗茁壮成长; 中秋节,收获丰硕。 四个关键季节、四个新征程,串联起中国美术学院90年的历程。 “历史巨人”版块“国美春秋”——清明、芒中、端阳、中秋,四幅巨幅油画描绘了中国美院最重要的四个历史节点——建校之初1928年春国立艺术专科学校建校。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学院迁至浙江、江西、湖南、贵州、云南、四川、重庆等地,历时九年。 吴仪主席; 新中国成立后,学院师生投身于历史史研究。 新潮流在时代责任与艺术追求之间反复思考、深入探索; 1978年至1983年,学院陷入困境,等待重建。 面对中央的改革开放政策和治乱的重要使命,学院师生肩负着重建学院的责任。 任务繁重。 四幅油画和百余幅群像为观众缓缓展开了国美电器九十年来艰苦扩张的历史历程。

《美国春秋·清明》由徐江、孙靖刚、吴大勇共同完成。 这是以蔡元培、林风眠为首的创办一代人的写照,其中包括最早的学生代表人物李可染、张调、艾青等。蔡元培是树立独立美术教育理想的第一人。在中国。 他在开幕式致辞中表示:“大学在西湖建立艺术学院,创造美,让未来的人们将迷信之心转移到对美的热爱上,从而真正完整人们的生活。” 林风眠在留学时深受美育思想的影响,后来将其实践为一场“艺术运动”。 建校之初的办学理念深深滋养了这座西湖畔的校园。 它让独立自由的学术氛围和美育改造社会的思想在不同的时代得以延续和发扬。 画中,一个春雨绵绵的早晨,他们登上怪石高耸的葛岭,俯瞰西湖,倒映在天地间诗情画意的湖光山色,意气风发,开路。为中国艺术的新时代而努力。” 徐江说道。

《美国春秋-穗粒》创作者以群像的形式描绘了1940年代的抗战西迁。 这是抗战时期西迁救国、立业的一代人。 其中林风眠、滕鼓、陆风子、陈之佛、潘天寿等参与八年抗战的历任校长也聚集在沅陵、昆明、嘉陵江畔。 当时中国美术界几乎所有的名师、大师都聚集在那里。 “江山美——端阳”包括以刘开渠、江枫、莫朴、李丙红为代表的一批艺术家。 他们在延安革命文艺思想的指引下,深入时代生活,感动人民心灵。 还有以黄宾虹、潘天寿为代表的一批国画画家。 他们既传统又创新,由他们发展而来的“浙派人物画”确立了中国当代人物画的新正统。 第四联“国色春秋·中秋佳节”中,几代教师代表带领学院在传统传承、对外开放、融合发展等方面走出困境,开创了辉煌的新时代。和创新等,在红叶铺满的凤凰岭上,登高、望远、露脸、抒情。 潘公凯、萧峰、全山石……我们敬佩的一些老先生,当时还风华正茂。

六尊以“烽火艺术历程”为主题的浮雕,高2.55米,总高45米,描绘了当时师生创作的西迁历史场景。 这一时期,学校培养了一批批20世纪中国美术史大师。 产生深远影响的杰出艺术家有赵无极、吴冠中、朱德群等享誉世界的“艺术三剑客”,以及李可染、董希文、王式廓、罗工柳、李群等。 、严寒、胡一川。 中国革命文艺的中坚力量包括王朝文、卢鸿基等既有艺术知识又有理论知识的美学家。

书画同源,开创水墨新境界

宋人张载曰:“为天地立心,为民立命”。 天地自四方而来,汇聚于此心。 “天地画心”和“寒红写心”两个单元是由书法、篆刻、国画构建的场景。 视觉焦点是透过花园小窗看到的园林景观,其余是大面积留白的国画《故乡心目》; 国画《生民》,人物放大至两倍,结构依然坚固; 近3米长的书法长卷作品《西湖颂》雄辩、飘逸、灵动……这些作品无不向观众诉说着中国美术学院的当代艺术风格。

在西学东渐的时代,中国传统绘画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以潘天寿为代表的中国艺术家提出了中西文化并存的理念。 20世纪40年代末,黄宾虹南下栖霞岭任教,重塑了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巅峰。 后来,潘天寿提出辨人山花的思想,制定了临摹追寻的课程结构,确立了师古、师法自然、进而创造独特的中国画教学理念。发自内心的事情。 新世纪之初,中国美术学院把中国画技法和理论的研究提升到绘画研究的层面,从理论思想、趣味风格、方法技法等方面开展了系统的研究,教训、资料、诗跋的传承,中西比较。 ,追溯宣澜之源,探讨古今平衡。 回望90年来,中国美院的国画之路是一条绵绵不绝、生生不息的“画天地心”之路。

“寒红写心”单元中的书法篆刻作品是由所有仍在任教的书法老师书写和雕刻的,从老大(81岁)张钻开始,他也是书法专业的创始人之一中国美术学院至今中国美术学院最年轻的书法老师26岁,这里收录了所有老师的作品。 这些作品呈现在一条弧形的走廊里,就像一个安静的书房,邀请人们去品味它们所承载的时间和意义。

“现在很多书法作品进入展厅都追求大气磅礴、视觉冲击力,我们想回去,回到一种学习的氛围,呈现一种静下心来做一些日常研究、做学问的状态。” 中国美术学院中国书画院党委书记、副院长沉浩表示。

中国美术学院于20世纪60年代初开创了书法教学的先河,设立了中国第一个书法篆刻专业,成为中国高等书法教育的开端。 书法专业成立之初,不乏名师:潘天寿、卢伟照、沙孟海……国美书法教育以书法“博学”为主题,强调艺德修养,注重从写作到学术训练,从理论研究到书法实践,各种文学才华和技艺相互磨砺,相互融合。

快速变化迎来艺术迭代

历史车轮进入新世纪,迎来了瞬息万变、多元复杂的全球化、信息化时代,催生了艺术迭代和教育变革。

“心印宇宙”单元是中国美术学院跨媒体艺术学院开放媒体系的VR空间。 艺术家们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在VR构建的广阔世界中探索各种世界问题:中国未来城市设计、生态失控、信仰与力量、数据永恒、现实与现实的逆转、人与机器的融合和时间旅行。 、记忆物化、基因控制等。这是开放媒体系的老师和十几位1995年以后出生的年轻艺术家共同打造的概念体系,他们用VR写科幻,用VR创造世界。

“汉字无国界”单元展示了跨媒体、跨平台的汉字空间。 它是对汉字可能性的综合实验,旨在探索和释放“汉字”所蕴含的文化“基因”。 从蔡元培在国家艺术学院开学典礼上的讲话中,主创团队提炼出美育、艺术、创作、生活等几个核心词汇,并以不同的形式进行展示和表达。 与“美育”二字结合,寓意善可教; 与“艺”字结合,表示成人之道是从谋略中传承下来的; 结合“造”字,就是从这个终点出发,结合“生活”两个字,让生命流动起来,创造出生命的内容。 总之,培训符合蔡元培“美育代替宗教”的含义,这也是艺术教育的初衷。

中国美术学院对东方设计的探索可以追溯到雷桂元先生的图案研究。 它追随并拓展前人的足迹,探索中国最原创的设计精神,打造一个具有“东方智慧、生活智慧、价值”的环境。 “智慧创新知识”的东方设计体系,重构了真正属于中国人的当代生活方式。 “东方丝竹”版块由著名服装设计师吴海燕领衔,聚焦东方人的生活方式,利用丝绸、竹子等材质,设计出具有独特东方体验的服装和器皿。 设计不仅作为创造功能性物品的技术手段,更重要的是,它还贯穿审美意志,蕴含艺术价值。 设计不仅仅是创作一件作品,还应该指向一系列生活方式、社会理想和历史规划。

看完展览,再回到开幕大厅里矗立的校函,观众或许能体会到“调和东西方艺术,创造时代艺术”的深刻含义。 正如徐江所说,校庆不仅仅是一次聚会,而是寻找学校的精神和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