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韵千年河北四大名窑之旅

■处决/安春花

 

陶瓷是水与火的艺术。 在燕赵这片土地上,先民很早就掌握了制陶技术。 在漫长的历史中,河北发展了邢、定、磁州、井陉四大古窑。 邢窑烧制白瓷,似银似雪; 定窑脱胎于邢窑,成为宋代五官窑之一; “买者不知”,它从北朝一直烧到清朝,这也是一个奇迹……

在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的今天,古窑址以及在窑址基础上建成的博物馆、艺术街区、大师作坊等越来越吸引游客,成为新的热门目的地。 看唐宋土层中隐藏的奇观,看每件古瓷在灯光下的永恒光泽,看历经千年的窑火,看一团泥如何变成一团泥。独特的美在自己手中……河北明窑之旅,既是欣赏,也是体验。 你收获的是美丽,感受到的是精神的丰富。

202204-42.jpg/

邢窑白瓷绝活之美

■文/徐东坡■图片由景区提供

到邢台内丘县旅游,强烈推荐您参观中国邢窑博物馆和邢窑遗址博物馆。 这两个展厅从不同的侧面展示了邢窑文化的魅力和邢瓷的魅力与美丽。

古城内山繁华的星慈街上,有一南一北、一圈一南两个造型奇特的展厅。 北侧是中国邢窑博物馆,南侧是邢窑遗址博物馆。

内丘是燕赵腹地,历史悠久。 神医扁鹊长期定居于此,招收弟子,传道授业,最终成为中医始祖。 团体。 内丘还有著名的牛王庙古戏舞台、古朴直白的木刻版画、炒肉挂酱的特色美食。 它们与邢窑文化共同构成了内丘县丰富的历史文化和旅游资源。

说起邢窑,它是世界陶瓷史上第一个生产真正意义上的白瓷的古窑。 内丘县唐代属邢州管辖,是邢瓷的主要产地。 中国瓷器烧制初期,对釉色的追求是一个由深色到浅色的过程。 魏晋时期,白瓷颜色略带蓝色。 直到邢窑的出现,工匠们才有效地控制了胎体和釉料中的杂质和铁含量,白瓷的烧制技艺突飞猛进。 茶圣陆羽称赞邢窑“似银”、“似雪”。邢窑大量生产碗、盘、壶、杯等白瓷,极大地促进了茶——唐代的饮酒风潮,唐代《国史补》中记载:“内丘白瓷瓯,端溪紫石砚,天下高低皆可用。”邢窑出土的带有“婴”字的瓷器,为当时皇室所用。

走近中国邢窑博物馆,参观者无不被其独特的造型设计所折服。 展厅主体为七座大小不一、高低不同、排列精美的碗形建筑,展现了古代邢窑器物的优雅姿态。 当地人说,邢窑博物馆的主要设计元素是“圆”是邢瓷最常见的形态,寓意完美、吉祥、和谐。 共有七个碗状空间,其中两个“大碗”是主展厅。 序厅顶部的图案巧妙借用了唐代邢窑白瓷上象征“贡窑”、“官窑”的“莹”字含义。 一楼设有弧形展台,精美的古窑模型和窑工场景雕塑,生动地展示了邢窑的历史文脉和烧制过程。 另外五个碗状空间为辅助建筑,也具有采光的作用。

202204-43.jpg/

这是中国第一座以邢窑文化为主题的博物馆。 分为序厅、公共区域互动区、临时展厅和两个基本展厅。 2020年8月被评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博物馆收藏的三大“镇馆之宝”不得不看。 第一个是唐代“翰林式”白釉罐。 是典型的盛唐白瓷。 是为翰林院定制的。 其色泽坚实洁白,造型典雅,釉色莹润,代表了唐代制瓷的最高水平。 还有一件黄釉印花鸳鸯式扁壶,1985年5月内丘市某窑址出土,可见其宽唇扁口,呈椭圆形。 它简单又可爱。 通体施黄釉,细腻明亮。 通过观赏、纹饰、工艺,你可以明显感受到外来文化对中国瓷器的影响。 最后一件白釉黑彩鹅柄三足炉极为罕见。 鹅的头、颈、尾、三足均用模具制成,手工粘贴在炉体上。 烧制精美,造型特别富有表现力。 除了这三件“镇馆之宝”外,还有罕见的隋代透明白瓷等珍贵文物。

内丘邢窑遗址是文化中心(文物)工作人员于20世纪80年代初发现的。 当时共发现窑址28处,现遗址博物馆所在遗址只是其中之一。 邢窑遗址博物馆于2015年10月开工建设,是河北省第一座在遗址上修建的博物馆。 它就像天外一座巨大的飞行舱,紧紧地覆盖着内丘老县城裸露的发掘现场。 建筑主体采用立方体钢结构,顶层设有天窗,并设有遮阳设施。 不仅合理利用自然光,还能有效避免阳光直射对文物造成的损害。 游人可从栈道步行至遗址顶部,俯视全景。 发掘出来的旧窑遗址一目了然。 其中有一组隋代窑炉,保存完好,呈“品”字形布局。 遗址内有北朝窑炉,现存窑门、火室、窑床、烟囱完整。 它们都是中国古代瓷器史上极为珍贵的器物。 该发掘项目被评为“2012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烧制陶瓷是人类划时代的伟大创举,体现了中华民族的智慧。 这两座以邢窑为主题的博物馆,构成内丘文化旅游的重要组成部分。 古人云“大道至简”,在欣赏精美的邢瓷时,其纯净、洁净是抓人眼球、抓人心的。 精致的线条、简洁的造型、古朴的风格,透露出一种古朴自然的神韵,令观者深受感动。 千年邢窑充分展示了“形”与“意”之美,展现了中华民族深厚的人文精神和审美情怀。

202204-44.jpg/

邢窑博物馆上演精彩灯光秀

■文字及图片/郭显芳

今年2月春节期间,邢台内丘邢窑博物馆上演了一场以邢窑文化为主题的奇幻灯光秀——“邢白瓷之光”。 兴白祠广场灯火通明,美不胜收,将春节的欢乐气氛推向高潮,成为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吸引了众多游客前来游玩。

2021年打造“邢白瓷之光”灯光秀,根据节日特点,结合内丘县乃至邢台市的地域特色文化进行展示。 灯光秀以“三大碗”为幕,以广场为平台,以城市为风景,以光影的形式展现了邢白祠的优雅之美。 整个灯光秀分为六个单元,以四个季节的倒叙形式展开。 从“冬·简”、“秋·红炉”、“夏·琉璃妆”到“春·盛器”,每一个场景都堪称美不胜收。 它还融入了沙河皮影等当地文化元素。

灯光秀以新颖的方式宣传和普及了内丘邢窑文化,吸引了大量当地及周边城市的游客前来参观,成为内丘县夜间旅游的一大亮点。

202204-45.jpg/

定窑宋代瓷器重现 洗去世间尘埃

■文/徐东坡 ■图片由景区提供

开启一场曲阳定窑美学之旅,在钢铁丛林的夹缝中寻找唐宋,从绵绵不断的文化意象中体验心灵的温暖。

“残片隐约见巧匠,荒炉寂寞忆一生。” 这是后人参观曲阳定窑遗址后的感叹。 昔日定窑的繁华景象,已成为今日的黄土桑田,残存的古窑遗址,也成为悠久历史的回声。 它们历经千年风雨侵蚀,却依然年轻,时常吸引宾客前来参观——古窑址已成为文化传承的见证。

曲阳古属定州管辖。 位于太行山东麓,因“太行山曲之阳的太阳”而得名。 这个历史悠久、文化丰富的千年古县,尤以石刻、古建筑、定瓷而闻名。 相传曲阳石刻技艺始于西汉,盛行至今。 被誉为“雕塑之乡”。 县城西侧的北岳庙,是古代祭祀北岳恒山神的场所。 拥有我国最大的元代木结构大殿。 寺内有许多古老的石刻经文。 曲阳定窑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 “汝、钧、官、哥、定”是宋代的御窑。 定窑是五大名窑中唯一的白瓷。 《桂干志》载:“定州花瓷壶颜色,天下最白”。 善于诗词、题字的乾隆皇帝曾写道:“瓷中定州如椎骨,图画绚丽如赋”。 数十首诗《定窑颂》这首诗,雄辩,雄辩,足见皇帝对定瓷的偏爱,足以印证定窑在古代陶瓷中的重要地位。

在中国历史上,宋代是一个文化艺术极其繁荣的时期。 它延续了唐五代的审美精神,在前代的基础上有所创新和突破,最终形成了独特含蓄的艺术审美。 这种古朴、典雅、内省的审美特质,直接投射到书画、诗词、瓷器等门类中,呈现出一种质朴朴素而又深邃的精神境界,影响了中华民族和世界艺术的发展数千年。年。 审美趋势。 定窑风格以质朴为美。 脱胎于邢窑,却有青于蓝的倾向。 其体轻而薄,质细而坚。 釉色呈暖白牙黄调,给人一种柔和、明亮、宁静的美感。 定窑雕刻器物风格鲜明,纹饰流畅,题材繁多。 器物的造型风格在古代瓷器中独树一帜。 它们或许带来轻松、简洁、明快的动感美,也或许流露精致、永恒、静谧、淡雅的优雅。 有趣的。

定窑创于唐代,盛于北宋、金代,终于元代。 数百年后,曲阳走出了制瓷艺术大师陈文曾。 他从事定窑研究和制作近40年,全面破译了定窑的工艺流程、造型风格、装饰特色和文化背景,使失传的名窑技术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步入曲阳县陈文曾鼎瓷艺博物馆,拾阶而上,久违的宋瓷之风扑面而来,宋代文化的痕迹在这里依稀可辨。 展架上摆放着一件件定窑瓷器作品,釉色纯正,雕刻精美,造型古朴。 他们沉默不语,仿佛说了千言万语。

陈文增定瓷艺术馆下面一层是定窑历史博物馆。 这是一个集宣传、展示、交流、科研于一体的定窑文化平台。 600平方米的展示面积分为先民制陶、恒山初级冶炼、精通火法、雕刻万物、印刻群芳、技艺传播、窑炉“火不灭”和“火的起源”八个部分《器物美丽》清晰地展示了中国陶瓷和定窑的发展历程。 陈氏定瓷公司位于美术馆旁边。 车间里摆满了各种型号的定瓷坯体。 看着陶土在艺术家手中逐渐成型,看着刻刀在瓷坯上快乐地跳跃,是一种美妙的艺术享受。

“一脉留香千年,花瓷白釉写其名”。 如今,古定瓷在曲阳大地上继续蓬勃发展。 在位于定窑遗址区的灵山镇涧磁村、叶北村、韩家村、港北村,不少定窑师傅开设了作坊。 口盘是他们的得意之作,是丁次文化这棵老树上绽放的新花。

宋代五名窑的盛行绝非偶然。 其中,定窑以其“象牙白”的釉色,精湛的刻、印、划工艺,以及层次丰富的装饰布局,在世界上独一无二,将中国的瓷器雕刻技术带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天真烂漫的童枕、端庄精致的白釉五足香炉、庄严肃穆的莲瓣纹瓶,都是不可多得的杰作。 定窑首创的过烧工艺,提高了窑炉的生产效率,极大地促进了我国瓷器工业的发展。

有句著名的对联说:“清风明月无价,近水山有情”。 诗中的风景是自然的写照,也是一种抓人眼球、抓人心灵的精神感受。 定窑崇尚自然趣味的质朴。 这不正是我们渴望回归纯真自我的体现吗? 我们来到曲阳,欣赏一件件精美的瓷器,在钢铁丛林的夹缝中寻找唐宋的风采,从绵绵不断的文化意象中体会心灵的温暖。

202204-46.jpg/

磁州窑的黑白色彩中尽显世界风味

■文图/徐东坡

磁州窑瓷器以黑白为主,具有自由活泼的自然美,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民间气息。

初春的彭城,早晚的寒意还没有完全消退。 在夕阳的余辉中,笼、盔斑驳的墙壁静静地诉说着历史的沧桑,仿佛遍布各处的古窑还带着千年火的余波。

彭城,一座以磁州窑闻名的古镇,位于邯郸市峰峰矿区,苍翠的元宝山脚下。 清澈的滏阳河绕城而过,巷子平凡,流水潺潺。 你可以静下心来体验一下,小镇烟火的祥和气氛扑面而来。

“山不在高,有仙有名;水不在深,有龙有灵”。 说起彭城的山水风光,绕不开的话题就是磁州窑。 走在彭城的老街上,随处可见几处古窑址。 形状如馒头的古窑,隐藏在街道深处。 虽然青草铺满,瓦片堆砌,但它们朴素的外表依然穿过历史的尘埃,唤起层层叠叠的辉煌记忆。

彭城古镇烧瓷始于金代,盛于宋元,明、清、民国仍有相当规模。 民间有“南有景德,北有彭城”之说。 《曾修县志》记载:“瓷器产于彭城县,从宋代至今已有很长时间。窑场拥挤,瓷店鳞次栉比,占地多”。超过20平方英里,周围矿井对峙,废料堆积如山……车辆来来往往,还有肩膀互相摩擦,大街小巷里人满为患,是名副其实的唯一重要工业区。地点在磁州。”

走近位于彭城镇富阳西路的烟店遗址,高大的古窑立刻映入眼帘。 它不像赣、浙古窑那样精致、精美,但也没有一种磅礴之气。 它静静地矗立在庭院中央,古朴又安全,圆顶恰逢“天圆地方”的寓意。 看着看着,我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一张又一张的老照片。 老窑里车水马龙,人声鼎沸。 其制作工艺对于能工巧匠们来说也是不易,他们倾注了心血,粘土在熊熊的火焰中升华成一个又一个优雅的造型。 出窑的那一刻,在阳光的照射下,呈现出柔和的光芒。

202204-47.jpg/

古镇的魅力在于文化。 在彭城,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与磁州窑有关。 老街上还流传着磁州窑的故事。 馆内藏有精美的磁州窑器物。 人文奇闻、民俗风情都与磁州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普通人眼里,一件精心烧制的瓷器是一件实用的器物,具有警示和启迪作用。 磁州窑独特的枕上刻有这样的诗句:

张回忆起他离家的那天,他的父母违背了诺言。

遇桥必下马,有路不可行船。

趁还来得及,找个地方落脚,看看鸡鸣后的天空。

古时受过委屈的人,都在路边。

这样的古诗来自民间,接地气、直白、质朴、真实。

磁州窑生产的瓷器自古以来就集实用性和艺术性于一体。 有着自由活泼的自然美景,充满浓郁的乡土气息和民俗气息。 “金光为刀,混凝土为器”。 现在人们来到彭城,可以在展厅欣赏磁州窑的出土文物,也可以选择瓷作坊体验瓷器的制作过程,感受磁州窑文化的博大精深。 且深刻。 这些磁州窑瓷器以黑白为主,展现了工匠们率真质朴的个性、自由激昂的灵魂和狂野不羁的情感世界。 它们是大地母亲与火神的完美结晶,秉承水与火的灵性,在彭城大地扎根生长,走向八方。

202204-48.jpg/

井陉窑解开南横口神秘古窑“谜团”

■文/徐东坡

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井陉窑是一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古窑。 曾经,它的确切烧制时间是一个“谜”,而南横口成为解开这个谜的关键“钥匙”。

在地图上看南横口,只是一个不起眼的点。 沔河与感涛河在此交汇,汇入叶河,蜿蜒一路向北。 如果把纵横交错的河流比作一条巨龙,那么河口就像一个巨大的龙头,把南横口村慈爱地衔在嘴里,就像呵护着一颗珍贵的宝石。

来到南横口,印象最深的就是“金”匣钵墙。 金色这个词指的是它们的颜色。 匣钵又称笼盔,是烧制瓷器的窑具。 其形似直筒,高约60厘米,直径约40厘米,一端开口,可放置瓷坯。 制作匣钵,先将笼泥打匀,打成条状,用模具砌成,然后由工匠精炼成坯体,再经高温锻烧而成。 才能得到良好的保护。

如今,南横口民间利用这些废弃的东西,精心组合,盖房筑墙,种花树木,铺路架桥,使之成为当地陶瓷文化的象征。 头朝外的横墙俗称“卧龙”,竖线的称“里龙”。 村里最漂亮的“卧龙”墙是平放的匣钵,孔头朝外,用锅盖或碗底堵住孔口,把大圈放在小圈里面。 整个墙面图案就像是古钱币的纹饰,独特又美观,充满了历史的沧桑感。 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匣钵砌成的墙壁呈现出金黄色的色彩,构成了南横口村一道亮丽的风景。

漫步南横口,寻瓷寻古,古老的气息总是扑面而来。 每段老墙都无声地诉说着井陉窑的历史,每一块砖都记录着过去。 道路两旁,屋前屋檐下,那些零散的角落里,无名的小花从匣钵的缝隙中探出头来,看似随意,错落有致,让游人充满了兴趣。

202204-49.jpg/

清代道光年间的“马家大院”,是当地士绅马希珍、马公珍兄弟的宅院。 南院宽敞明亮,有精美的砖砌门楼。 院东有砖影壁,长20米,宽3米。 北院布局规整,结构严谨。 是一个标准的二进院落。 门上高高挂着一块匾额,上面写着“孝兄忠恕”四个大字。

在中国陶瓷发展史上,井陉窑是一座充满神秘色彩的古窑。 曾经,它的确切烧制时间是一个“谜”,而南横口成为解开这个谜的关键“钥匙”。 据考证,过去南横口窑场众多,这里烧制的瓷器构成了井陉窑的重要组成部分。 定福对外出售,一度名声大噪,占据了北方瓷器的主要市场。 史书记载:“镇定府产瓷器、铜器、铁器”。 井陉窑白瓷生产在冲压、充填方面尤为独特。 工匠们用冲压模具在胎体上冲压,并填充棕色或黑色釉粉。 ,然后施以透明釉,这样烧成的瓷器古朴典雅,在业界享有盛誉,独一无二。

井陉窑的烧制在南横口留下了鲜明的印记。 在这片自然宁静的地方,游客可以参观古村落、品尝美食、领略民俗、制作陶艺,踏上一段悠闲的时光之旅。 “缕缕窑烟入梦,千年古俗人间”。 这就是石家庄独特的陶瓷文化,挥之不去的历史余韵至今还回荡在我们耳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