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雕塑

“神形兼备”是我国肖像雕塑创作最基本的审美标准,也是一种方法论。 中国肖像雕塑家都懂得“神形兼备”,其主要内容是肖像作品反映人物和物体。 达到避刚、低内海、严形与神的完美统一。 作为方法,要求雕塑家充分把握人物和精神的生命信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最终升华物象和精神的个体特征。 ,进而创作出“形神兼备”的作品。

 

巴尔扎克/

巴尔扎克文章的作者认为,这种对“形神兼备”的对象百分百的忠诚对于肖像创作来说是不够的。 其危险在于完全把作者置于忠义的主体之上。 由于对象的镜子般的状态,他的作品试图表达作者的不存在。 在这里,作者想提出的是:在忠实于对象的前提下的另一种“形神兼备”,即作者创作人格的“形神兼备”,也就是说, “形神兼备”应涵盖客体和主体两个方面。 提倡在肖像创作中自觉地展现艺术家的个性,是中国肖像雕塑走出“老”困境的举措之一。 这里提出创作个性,并不否认中国好的肖像雕塑具有艺术家的个性。 尤其是一大批从事纪念肖像创作的资深雕塑家的作品,更能展现出自己不同于他人的艺术个性。 但笔者认为,从中国肖像雕塑的整体现状来看,艺术家的创作个性在肖像创作中还需要进一步觉醒。 艺术本身的艺术个性在西方雕塑大师的肖像作品中表现得十分明显。 安杰洛·安杰洛的《收租院》不乏作者雄伟的体态的一贯特征和英雄审美价值的一贯取向; 吴东的所有肖像画都体现了拍摄对象的个性并创造出美丽的形象。 图航的视角虽有很大不同,但不失他个人严谨、深邃、华贵的艺术风格; 我们再看看罗丹,从他的肖像画《达鲁》、《雨果》、《法尔》、《尼埃》到《巴尔扎克》,无论怎样的演变,罗丹独特的塑造方法和对光影的追求都是显而易见的; 布德尔完全可以把他对建筑感的追求融入到他的肖像画中; 爱泼斯坦·斯坦的肤浅和破碎的质感一直表现在他的各种肖像画中; 而Manzu的肖像画也和他的其他作品一样,总是充满了他自己的风格。 这是真浩杂兰小川经边平神君的简洁、淡雅、质朴、含蓄的意境。

艺术家自身的“形神”在肖像画中的体现是多方面的,并受到艺术家独特的审美价值取向的影响。 这种创作主体“形神”的展现,可能是艺术家研究和表现对象的独特方法,也可能是受此戒的人有特殊的视角; 它可能是艺术家所使用的独特的塑造语言,也可能是个性化的肢体语言; 也许是艺术家一贯​​崇尚的审美观念等等。

无论是人文主义,还是故作嚣张、大谈侥幸、绿色,都是关心人性的话题。 历史上每一次独特的对人性的关注都会导致艺术的重大变革。 当代社会对人性的关注有了新的内容。 我们提倡在关爱自己的同时关爱他人。 同样,在照顾自己的同时,也不要忘记照顾他人。 如果兼顾当下和彼时,还不能算是符合时代理念。 这可能具有后现代意义。 笔者希望中国肖像雕塑能够在新时代拥有自己的一席之地,为社会文明做出应有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