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建国中国雕塑家

 

隋建国被誉为“中国观念主义方向最早、最远的雕塑家”,是中国当代最重要的艺术家之一。 2013年当选为“青岛当代艺术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任,杜大开先生为名誉院长,林建业为院长。

主要经历

1995年《沉积与断层——隋建国作品展》(印度新德里文化研究院); 《来自中心国家·中国前卫艺术展》(西班牙巴塞罗那); 「隋建国作品展」(汉雅轩画廊,台北,中国); 《记忆空间——隋建国作品展》(CIFA画廊,北京); 《材料及其想象·亚洲雕塑邀请展》(日本广岛)。

1996年《现实·今天与明天·’96中国当代艺术》(北京国际美术馆); 《欧亚大陆的东边·装置与绘画》(日本大孤玉画廊); 《’95评论家提名展(雕塑、装置)》(江苏); 《隋建国作品展》(汉雅轩画廊,香港)。

1997年《世纪之影——隋建国作品展》(澳大利亚墨尔本维多利亚艺术学院); 《中国梦·97中国当代艺术》(炎黄美术馆,北京); 《接触点——中日韩当代艺术展》(韩国大邱文化殿堂)。

1998年“性别平台”展览(天津泰达艺术馆); 《第一届中国当代雕塑艺术年展》(深圳何香凝美术馆); 《反思·传统——中国当代艺术》(北京); 《中国当代艺术20年度启示录》(劳动人民文化宫,北京)。

1999年参加在日本富冈美术馆举办的第14届亚洲国际美术展。

联合展览

2007年“动物凶猛”——莫画廊,北京798 2007年“青岛有消息”——一空间,北京798 2007年“变形——中国当代艺术中的变化的一代”芬兰丹普里美术馆2007年“流行事故” 〉台北当代艺术馆台湾2007〈什么是物派? 〉北京东京艺术计划,798中国2007“中国当代雕塑十展——媒介与传统的当代之路”亚洲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07“我们是你的未来——第二届莫斯科双年展特展”俄罗斯2007“中国当代社会艺术》特列季亚科夫画廊,莫斯科,俄罗斯2006〈城市进步-张江现场>中国上海2006《两脚踢》当代唐人艺术中心,北京中国《钥匙——中国当代艺术》菲律宾马尼拉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绝对图像——中国现代》艺术展”阿拉里奥长安韩国“江湖”蒂尔滕画廊,纽约,美国2006〈中国商标〉当代亚洲艺术中心,加拿大温哥华,2005年12月,“美丽寓言”阿拉里奥画廊,中国北京,2005年12月, “装饰”,长征空间,北京,中国,2005年12月,“反手如云,手蒙雨”,宋庄第一艺术中心,北京,中国,2005年10月,“万年”后现代城市,北京,中国,2005年9月,“每个人都演奏自己的故事”798北京,中国,2005年9月,““东经北纬116”“40的聚落”国际当代艺术展”798中国北京,2005年7月“先锋-中国当代雕塑”荷兰,2005年5月“透明盒子”建外SOHO北京中国2004年12月“现在——概念地产”上海展“上海房博会上海会展中心中国2004年10月“海洋雕塑展”澳大利亚悉尼2004年9月“艺术文献提名展” 武汉 2004年8月 “神化为人” 弗雷斯拉斯美术馆 雅典 2004年7月 “空中游泳” 资生堂大厦 东京 2004年7月 “什么” 西安美术馆 中国西安 2004年7月 “想象中国” 杜乐丽公园 巴黎法国2004年6月《过去与未来》国际摄影中心,纽约,美国纽约,2004年6月,《道与魔》,里昂当代艺术博物馆,里昂,法国,2004年5月,《釜山雕塑展》,釜山文化中心,釜山,2004年1月,“超越界限”,上海申画廊,上海,中国,2004年4月“轻松”国家当代艺术博物馆,奥斯陆,挪威,2003年12月,“打开天空”多伦美术馆,上海,中国,2003年12月,《海,音乐——当代雕塑展》,厦门,中国,2003年11月,《左翼》,左岸公社,北京,中国2003年11月《概念地产》,深圳,中国2003年11月《当代风景》陶瓷展”中国佛山2003年9月“二手现实”苹果社区北京中国2003年9月“红色记忆-左手? 《右手》798工厂艺术区,中国北京,2003年8月 《今日中国艺术》中华世纪坛,中国北京,2003年7月 《开放时代》,中国美术馆,中国北京,2003年4月,《当代艺术三年展——海》,奥斯坦德当代艺术博物馆,比利时,2003年4月,“中日韩当代雕塑展”卡索美术馆,日本大阪,2002年10月,“海市蜃楼”苏州美术馆,中国苏州,2002年10月,“广州三年展”广东美术馆,中国广州2002年《北京浮世绘》,2002年10月,中国北京,2002年10月,《巴黎北京》,巴黎,北京,2002年10月,《中国制造》,德国杜伊斯堡博物馆,2002年9月,《中国三年展》 ,广州博物馆,广州,中国“中国现代艺术”2002年8月巴西圣保罗2002年7月(长征-未完成的计划)中国井冈山2002年6月(东方广场雕塑展)中国北京2002年5月“理想艺术家”当代艺术中心,维罗纳意大利,2002年2月,“中国制造”纳瓦哈画廊,法国巴黎,2002年1月,“中国制造”埃森画廊,美国纽约,2001年12月,“移植的场景”——第四届深圳年度雕塑展,何香凝美术馆,中国深圳,2001年10月,《梦》红楼艺术中心,英国伦敦,2001年8月,《永久》,加拿大大使馆,中国北京,2001年7月,《未来的迹象》红盖特画廊,中国北京,2001年7月 海边艺术” 法国尼斯,2001年7月 “2001年开幕——第四届国际雕塑与装置展” 意大利威尼斯,2001年5月 “天地之间——当今的新古典主义运动艺术”,奥斯坦德美术馆,比利时 2000 年 11 月 “上海? 上海——第三届上海双年展” 2000年9月(人文景观-山水艺术展) 桂林 中国 上海美术馆 上海 中国 2000年7月 “隋建国、王展作品展” LOFT画廊 法国巴黎 2000年6月 “异域情怀——里昂当代艺术展法国里昂艺术双年展2000年6月“东方之地——中国雕塑展”中国北京2000年5月“中国当代雕塑邀请展”,青岛雕塑美术馆,中国青岛,2000年3月“中国雕塑邀请展” ,上海美术馆,中国上海,1999年12月,《世纪之门》,成都美术馆,中国成都,1999年10月《第二届中国当代雕塑年展》,何香凝美术馆,中国深圳,1999年10月《中国前卫》法国巴黎LOFT画廊1999年9月《第二届香榭丽舍雕塑展》法国巴黎1999年6月《第14届亚洲国际艺术展》福冈当代美术馆,日本福冈,1999年5月《体积与形状》新加坡,1999年4月“从中国出发”设计博物馆中国北京1999年4月“四人展”中国北京艺术仓库1999年3月“中国? 1999年 LIMN画廊 美国洛杉矶 1999年2月 “转型——20世纪末的中国艺术” 美国芝加哥大学美术馆 1998年11月 “性别平台”艺术展 天津泰达艺术博物馆 1998年 1998年11月 “传统? 反思”中国当代艺术展 德国驻华大使馆 中国北京 1998年11月 “中国当代雕塑年展” 何香凝美术馆 中国深圳 1998年10月 “中国当代艺术二十年启示” 劳动人民文化宫 中国北京 1998年6月 “活着”展览八人作品展,云峰画园,北京,中国 1997年12月 “续”五人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画廊,中国北京 1997年11月 “中国梦? ’97中国当代艺术》炎黄美术馆中国北京,1997年7月,《接触点——中日韩当代艺术展》,大邱文化中心,大邱,韩国,1997年4月,《中国当代艺术邀请展》中国油画画廊,中国香港,1996年12月,“中国当代艺术学术邀请展”中国美术馆,中国北京,1996年12月,“现实? 今天和明天? “96中国当代艺术”,国际美术馆,北京,中国,1996年10月,“欧亚大陆的东边? 《装置与绘画1996》日本大阪儿玉画廊,1996年9月《亚洲四国户外雕塑国际交流展》日本福冈海滨公园,1996年3月《95批评家提名展(雕塑、装置)》江苏画报中国,1995年9月,《女人,场景——“三人工作室第二次作品展”,当代美术馆,北京,中国,1995年8月《发展计划——三人工作室第一次作品展》,前中央美术学院旧址,中国北京,1995年6月,“来自中心国家?中国前卫艺术展”,西班牙巴塞罗那,1994年9月,“材料及其想象? 亚洲雕塑邀请展”,日本广岛,1994年4月,“雕塑1994? 系列个展”,中央美术学院画廊,北京,中国,1993年6月,“隋建国、王克平雕塑展”,中国现代艺术中心,日本大阪,1993年3月,“中国89后新艺术展”,香港艺术中心,中国香港,1992年9月,“中国当代青年雕塑家邀请展”,中国美术学院,中国杭州,1992年3月,“定向”’92三人展,中央美术学院画廊北京,中国1990年5月“第一工作室”展览” 中央美术学院画廊 北京 中国 1986年7月 “山东青年美术作品展” 山东省展览馆 中国 济南

“2012:打开天空”国际当代艺术展 重庆长江汇当代艺术中心

学术交流

2000年11月,他在法国巴黎高等美术学院担任为期三个月的客座教授。

1997年4月获得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亚洲青年学者交流基金”,赴墨尔本进行为期六周的专业考察交流。

1994年11月,获得“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颁发的“国际交流基金”,赴印度进行为期三个月的专业考察交流。

主要作品

2012年3月“隋建国”佩斯北京 中国北京

2007年3月 《极速——隋建国空间影像作品展》阿拉里奥 北京 中国

2005年1月“隋建国——理性的沉睡”亚洲美术馆,旧金山,美国

1999年12月 《服装纹样研究——隋建国作品展》 Channel画廊 北京 中国

1997年4月《世纪之影——隋建国作品展》维多利亚艺术学院,墨尔本,澳大利亚

1996年2月 《隋建国作品展》汉雅轩画廊 香港 中国

1995年1月《沉积与断层——隋建国作品展》文化研究院,新德里,印度

1994年6月《隋建国作品展》汉雅轩,台北,中国

1994年4月 《记忆空间——隋建国作品展》中央美术学院画廊 北京 中国

1993年《89后中国新艺术展》(香港、澳大利亚、加拿大、美国)。

衍生品

艺术衍生品(UCCASTORE Exclusive Merchandise)是由具有艺术附加值的艺术品衍生出来并经艺术家授权开发的品类,包括T恤、服装、海报、明信片、文具及益智趣味儿童用品等。 艺术衍生品让艺术从基础层面进入并服务大众生活,填补了因艺术品价格高昂而无法触及的市场空白,变得更加大众化和广泛化,有效回应了艺术属于每个人的当代理念。 丰富的品种和时尚的设计使艺术衍生品成为旅游纪念品和企业礼品的最佳选择。

隋建国先生的一些代表作品也有作为艺术衍生品的尝试,他之前的一些作品是与尤伦斯合作的。 目前我们正在与国内艺术衍生品代表品牌UATOWN合作,将推出优质产品。

获奖记录

整整二十年的时间,他游走在官方的模特观和历史观之间。 同时,他将雕塑带入全面反思中国现代性的艺术实践中,具有标记时代的意义。 无论是早期的现实主义作品,还是《毛衣》、《恐龙》等“视觉文化研究”的经典形象,都善于在中国本土的知识谱系和文化经络中寻找问题和解决问题的方法。 他具有浓厚的知识分子气质,表现出严肃的社会批判立场和人文道德取向。 此外,他的创作还跨越图像、公共行为等领域,也具有很强的实验性。 第一届艺术与设计大奖赛候选人。

人物评价

2008年,隋建国荣获第二届中国艺术评论家年会颁发的“年度艺术家奖”。 组委会的颁奖理由是:他在艺术创作中坚持探索当代形式,关注现实问题,并承担了以下责任:发挥当代艺术家在社会中的关键作用,为社会的发展不断努力。艺术教育领域。

隋建国被誉为中国当代雕塑的标志性艺术家。 他的影响力主要来自两个方面:不断更新的创作理念; 其官方身份是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 日前,《美术周刊》记者如期来到中央美术学院雕塑艺术创作研究所。 隋建国与记者亲切交谈,眼神中不时闪烁着睿智的光芒。

“我不同意观念艺术这个词”

观念艺术,或者说艺术的观念化,日益成为雕塑创作的重要价值标准。 隋建国也多次被誉为“中国最早将雕塑融入观念艺术的实验者之一”、“在观念主义方向上走得最远的中国雕塑家”、“中国观念艺术的代表人物”。 但他本人对此却有一些反对意见。

“我不完全同意观念艺术这个词已经被过度使用了。” 隋建国告诉记者,每件作品都有自己的特点,任何艺术作品都不是没有概念的,只是概念不同而已。 今天所谓的观念艺术,大概就是与过去不同的新艺术的代名词。 人们把无法描述清楚的作品称为观念艺术,这是不准确的。 因为今天的各种新艺术毫无共同之处,不能与观念艺术混为一谈。

针对所谓观念艺术给传统写实雕塑带来的冲击和挑战,隋建国表示,古典主义也能呈现新的价值和新的可能性,写实雕塑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现实主义可以成为当代艺术的语言

纵观隋建国不同时期的雕塑作品,他似乎始终在探索这样一个命题:注重个人表达,反映当下现实。 在创作过程中,隋建国遇到了挑战和启发他的重大问题:公共意识形态表达与个人表达之间的斗争,以及雕塑语言在艺术领域和功能领域的不同运用。

“人类的社会性决定了你必须依赖于某种制度,必须寄生在一定的制度和环境中。” 隋建国认为,雕塑必须具有现实意义和社会意义,不能盲目排除政治和文化问题。 他的“地幔”系列作品与他早期的“大地之力”系列不同。 他们不再将生命视为抽象的存在,而是探究存在的理由。 它们强调人们生活的特定文化环境,体现了人们对历史文明的认识。 反映。

但如果你对他的作品的理解仅限于政治和文化的视角,那就太片面了。 隋建国说:“雕塑总有一部分是给老百姓看、懂的。政治、文化因素都是表面的,重要的是表象背后的东西。这就是雕塑语言的问题。” ” 作为“衣钵”系列中最典型的作品,中山装是一种典型的文化符号,象征着中华文明的百年历史。 在这里,隋建国采用了现成产品的概念。

“人类是自然世界的一部分,中山装是人类的创造。我复制的是上帝的创造,即人类创造的文化产品和物质产品。” 隋建国表示,“毛装”是他对写实雕塑语言的回归。 环境中的武器也反映了他对中国极简主义可能性的理解。 因为在这一系列作品之前,隋建国的大部分作品都是非具象的、材料实验性的。 这时,他用“中山装”来证明:“现实主义可以成为当代艺术的语言”。

“写实的技法其实很有用,只要你能跳出它们,不再像传统雕塑家那样受它们的束缚。” 隋建国表示,写实体系可以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媒介,比如它可以继承古典雕塑的特点,重新解构、重新组合写实的形象。 他希望雕塑家以天马行空的视野重新审视一切传统和文明,探索一切可能的形式,感悟雕塑的思想空间

古典主义从形象出发,它要复制形象; 现代主义从材料出发,把材料作为雕塑的基本方法。 隋建国在创作中非常注重材料的运用。 他说,不同材质带来的不同感受是艺术语言发展的基础。 雕塑没有固定的材料,不受限制。 有很多可能性和创造力。 另外,不同的雕塑材料可以形成一种张力,从而增强空间突破的力度。

隋建国告诉记者,对雕塑空间语言的观察和研究,可以揭示雕塑需要解决的深层次问题。 与绘画不同,雕塑也被称为“空间艺术”和“触觉艺术”,因为它占据了空间的三个维度(长、宽、高)。 雕塑的自由空间是雕塑的本质属性。 要将雕塑的空间语言表达到极致,就必须让雕塑空间的虚与实、动与静尽可能完美。 在作者、作品和观赏者的思想碰撞中,能够创造出雕塑的思想空间,这主要得益于雕塑的内涵、观赏者的精神共鸣、雕塑的思维方向。创造者。

隋建国透露,他最近关注的焦点是雕塑概念更广泛的方面,即空间与时间的关系。 例如,空间的存在与我们感知它的方式、感知的时间过程以及感知者的文化和社会习惯有关。 记者获悉,2010年9月,他将在今日美术馆举办关于空间感知的雕塑展。

站在高处,眺望边疆

作为国内外知名雕塑家,隋建国对于中国雕塑的现状有着自己的看法。 他告诉记者,中国雕塑除了要有外在的表面形象,即对自然物体的复制,还必须适当走出去,注重材料和空间的语言,才能获得更广阔的发展思路。 目前中国雕塑行业还缺乏对现代雕塑语言的挖掘,缺乏本土文化观念驱动的物质形式语言。

雕塑世界就像一座金字塔,只有少数人能站在塔顶。 隋建国认为,站在塔顶的雕塑家不仅要有高标准、深厚功力、对最前沿专业问题的研究,还要对各种现实问题有敏锐的把握。 他希望中国雕塑家能够提出新的问题,为自己解决最具挑战性的问题。

针对当前国际雕塑界的前沿理念,隋建国主要介绍了三大问题:一是反纪念碑性的表达。 二十世纪雕塑界开始反思雕塑在社会中的作用。 反传统、反纪念性的表达方式逐渐被运用。 这种新兴的解释方法对一切事物都抱有一种怀疑态度。 他的态度对雕塑原有的宏大主题、永久纪念等特征不感兴趣; 二是传统雕塑与现代雕塑的竞争。 传统观念认为雕塑是静态的、看得见、摸得着的三维物体,通过视觉空间图像反映现实。 因此,它被认为是最典型的造型艺术、静态艺术、空间艺术。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和人们观念的变化,现代艺术中出现了反传统的四维雕塑、五维雕塑、声光雕塑、动感雕塑、软雕塑,它们利用形状、色彩、声音、灯光等一种感性体验,突破立体、视觉、静态的形式,探索多维度的时空心态; 三是国际潮流与不同地域文化的相互影响。 尽管世界上仍然存在主流艺术潮流,但他们不再用统一的标准来评判品质,而开始认可不同国家和地区的文化艺术价值。

“金融危机?我比以前更忙了!”

雕塑作品作为当代艺术领域的重要组成单元,逐渐活跃在艺术市场上。 对此,隋建国认为,一味服从市场就会死,雕塑家要尽量不随波逐流,不被市场征服。 这其实是一种博弈关系:一方面,他寻求获得资金的途径,另一方面,他也不放弃自己的艺术探索。 他说:“失去自己是最糟糕的。”

在谈到金融危机对自己的影响时,隋建国表示,自己比较忙,手里有六七个项目,其中就包括上海世博会。

Sui的有趣事实:“请触摸!”

值得一提的是,隋建国并不认同目前雕塑展览中“禁止触摸”的禁令。 “雕塑空间应该让观察者充分体验它。就像我的玩具恐龙一样,如果你不触摸它,你真的感觉不到它。” 为此,他还特意在展出的一些雕塑上写下了“请触摸”四个字。

隋点评:推动中国雕塑发展的三股力量

隋建国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推动中国雕塑成长和发展的主要机构有三个:中国美术家协会雕塑艺委会、中国工艺美术学会雕塑专业委员会、中国雕塑学会。 这三个部门正在积极努力组织开展各类雕塑推广活动。 除了以上两个雕塑展外,还有《中国姿势——中国雕塑展》等大型雕塑展。

当记者问及在北京举办的两个大型雕塑展时,隋建国表示,中国雕塑百人联展和中国国际雕塑年鉴展很受欢迎,覆盖范围大,参加者多。 这两个雕塑展主要展示中国基础雕塑团队的作品。 作品风格复杂,但操作相对简单。

隋的教育观:艺术家必须不断寻找自我

作为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隋建国带来了雕塑系“从19世纪到20世纪”的教学体系,将19世纪传统写实教育理念与现代艺术融会贯通。 20世纪的教学体系。” 在教学中,他希望学生不断发现自我。 “我不会要求学生做什么,我的作品只是一个指导。” 隋建国告诉记者,无论是研究传统写实雕塑,还是突破雕塑规定,他只需要找到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即可。

“统一似乎在进步,但实际上却扼杀了艺术。” 隋建国说,他不希望世界上每个人都做同样的艺术,也不希望把学生塑造成某种模式。 如果你的雕塑形式是现成的,并且是过去存在的,那么你应该努力做得比以前更好; 如果你尝试的事情是别人没有做过的,即使它不成熟,它仍然是有价值的。 艺术如此,生活亦如此。 条条大路通罗马。 人们可以通过多种方式来理解生命的真谛,并没有单一的理解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