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多元化解题思路探索中国工匠精神的复兴

当代艺术_当代艺术作品_当代艺术不是一个时间概念/

 

上海当代艺术馆“工匠复兴”展览《狂人山》展览现场。 (照片由博物馆提供)

回到中国手工艺的发源地,我们在努力重新找回人与自然的联系和共情的同时,是否也可以探索手工艺作为精神遗产在当代生产生活中的运用?

当工业文明对技术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时,将技术媒介的特性转化为艺术形式,能否让日益遥远的技术拥有无限的想象空间和美好的未来?

上海当代艺术馆携手香奈儿文化基金会近日启动“新文化生产者”项目“工匠复兴”第一季,以双展形式探索中国工匠精神——左靖策展的“归来”王彦之的《走向未来:跨越时间的障碍》则以乡村建设为出发点; 冯立行、吴悠策划的《狂人山》借鉴了当代艺术的创作动力。 两种截然不同的视角,开辟了两种解决问题的途径,探索了中国工匠精神的振兴之路,留下了很多思考。

以工匠精神重建当代生产体系,推动乡村振兴

专注于中国传统民间工艺的文化杂志《汉盛》创始人黄永松根据自己近半个世纪的民间工艺田野调查,在“回归手工艺现场”圆桌论坛上表示:“有有了好的工艺,才有好的轻工业和重工业。” 由此可见,手工艺的振兴意义远远超出了手工艺。 重要的是重建现代生产体系,用手工艺带动乡村振兴。 孕育传统手工艺的故乡土壤,蕴藏着推动其重新出发的机遇; 活化的传统工艺在保留其文化艺术核心的同时,不再拘泥于旧的生产方式。

玉扣纸是一种高档原边纸。 因其纸质细腻柔软,色泽温润如玉而得名。 经常被用于国家档案、史料、佛经、家谱等。作为玉纽纸的重要产地之一,福建省宁化县随着玉纽纸的复兴,逐渐走上了产业之路。近年来纽扣纸。 “回到未来:跨越时间的壁垒”展览以文献形式系统回顾了左靖团队近十年来围绕“乡村·百艺”开展的民间艺术复兴实践案例,如《一线百艺》等。工艺品、木雕、玉器利用纸和木活字,在工艺生长的社会土壤和当代生活场景中寻找答案。

展厅内一部由桂忠信叔叔委托制作的纪录片记录了这样一条励志之路。 影片中,宁化县玉扣纸复兴者马华军透露,如今的玉扣纸正在努力拓展市场,推出了八个系列的产品。 除了传统用途外,它还探索了许多新用途,例如包装油炸食品。 用于制作鸡块的食品用纸,用于制作榻榻米推拉门和墙壁的建筑用纸,以及用于制作灯笼、纸船和折纸的文化和旅游用纸。 他坦言,造纸工艺尽可能保持传统,但并不是像古人溜进简陋的纸棚造纸,而是在现代化的无尘车间里手工造纸。 此外,当地玉扣纸的复兴,培养了一大批掌握这一手艺的年轻人,保证人才源源不断。 还采用各种现代化检测手段,更好地保障质量。

青海玉树甘宁村海拔4700米,是一片极寒草原。 被当地人称为“连牦牛都会颤抖的地方”。 在当地政府和一批设计师的支持下,当地牧民依靠自己的双手制作了一系列手工艺品。 借助2015年成立的“帕德罗巴游牧合作社”品牌,他们走上了游牧社区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 帕德罗巴游牧合作社在展览中被展现为振兴具体手工艺发展的务实实践,用全面的“社会设计”思维为手工艺振兴提供参考方案。 该合作社扎根于七栋80平方米的牧民安置房内。 设计师为合作成员提供公共手工艺技能培训和设计支持,规划其主要产品——家居用品和服饰配饰。 牦牛绒、羊毛等都是西藏容易获得的材料。 合作成员采用手工毡制、手工刺绣,使整个生产过程无污染。

当代艺术与传统工艺相互碰撞、相互滋养

当机械化生产取代手工生产成为主流时,全世界的传统技艺其实都面临着尴尬的境地。

在《狂人之山》展览中,刘建华、袁展、倪有玉、傅小彤等11位艺术家各带来了两件艺术作品。 每件艺术品都采用高强度、反效率、简单纯粹的“日常劳动”方式,即“工艺”作为创作语言。 他们像疯子一样发展出一种创作状态,为传统工艺的未来提供了新的诠释,也为当代艺术本身找到了新的可能性。

比如,他以手工宣纸为媒介,用针在宣纸上无数次扎孔,让这些不同方向的针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累积,直到起伏的山脉或惊涛骇浪的形象慢慢浮现出来。 这来自付晓彤的“疯狂”; 经过绘画、打磨、披麻、挂灰等十四道工序的循环,邵亦农让一棵在水下沉睡了数千年的阴森树,十年来每天继续“生长”,用凝固漆艺术恢复自然之美。 时间的流逝让枯木有了新的年轮。 这样的当代艺术作品体现了艺术家对个人作品的坚持和大量时间的投入,体现了一种值得唤醒的真诚; 也因为其开放的“脑洞”,赋予了传统技艺更多的思考和表达能力。

通过利用当代艺术的创造力,实际上有一条已经被证明的前进之路。 上海科技大学创意与传媒学院副院长王受志以日本竹工艺品为例指出其从传统“唐物”向当代艺术转化的可能性。 1880年代以来,日本竹编突破了日常生活用品的范围,逐渐演变为艺术品,不断吸收现代西方结构主义等艺术理念。 加上竹雕等更现代的诠释方式,甚至被美国名人所采用。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收藏,站在世界当代艺术的舞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