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爱思想乱雕雕塑百科

我家乡的传统工艺,就是北京象牙雕刻。这种技艺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使用的是象牙这种珍贵的雕刻材料。我们的技艺灵活多样,擅长雕刻仕女、人物和花卉等,极尽细腻之美,使人物形象逼真,生动传神。我们雕刻的题材非常广泛,技艺相当难得,对雕刻师的要求和技术水平都非常高。在雕刻过程中,因为我们使用的是象牙这种材料,所以每件作品都给人感受到高洁的美感。这种工艺是中国特有的工艺美术,更是中国雕塑艺术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我们的技艺传承方式都是通过口耳相传的,可以清晰地看到历史的演进和脉络,传承有序,循环不断。 我们的技艺历史悠久,可以追溯到两千多年前。在历史的演进过程中,北京牙雕的工艺显示出它的雍容华贵和宫廷艺术品格。我们的北京牙雕工艺特点非常独特。从辽朝、金朝、元朝、明朝到清朝,这些朝代都曾在北京建都,而帝王们都将象牙视为皇室贡品。在明代,果园厂和清代的造办处都设有专门的牙雕机构供皇室使用。明清宫廷的牙雕艺人主要来自江南、广东和北京本地。外地的工匠与本地的牙雕艺人不断交流切磋,几百年的经验和沉淀,加上不同流派和文化趣味的融合,终于形成了独具特色、堪称精湛、考究精致的北京牙雕工艺。 在明朝时期,我们的北京牙雕工艺已经开始制作立体雕塑人物,而辽宁省博物馆就藏有一对牙雕老人像,可以作为证明。当时,我们的牙雕艺人不仅精通象牙制品的制作技术,同时也对犀角、竹器、木器、玉石雕刻等工艺门类也非常熟悉。在工艺上,我们的象牙雕刻技术也与玉石雕刻、金属工艺和髹漆工艺相结合,形成了精美绝伦的艺术作品。我们的牙雕工艺曾经创作过许多精致典雅、富丽堂皇的产品,例如清代乾隆年间的牙雕名作《月曼清游》。这件杰出的作品是乾隆年间牙雕艺人陈祖章等人根据画家陈政的画稿用几年的工夫雕刻而成。画稿共12幅,反映了一年12个月里自然景色的变化和宫闱中的嫔妃、宫女们的生活情景。作品以象牙为主,辅之以珍贵的玉石等石料,构思巧妙,技艺纯熟,人物逼真栩栩如生,景色斑斓协调,达到了极高的艺术水平。这一时期的作品还有龙舟、楼阁、蟠佛、《西厢记》册页等。 然而,到了清末,随着国力的衰微,北京的象牙雕刻受到了财力、人力和原材料等方面的限制,导致工艺停滞不前。以前为宫廷制作奢侈品的北京牙雕,现在也只能生产一些普通的艺术品。在历经了许多困难和转型之后,我们的北京象牙雕刻工艺逐渐适应了新的时代背景并发展壮大。到了清末,由于种种原因,北京的牙雕匠人不得不纷纷转向民间开办作坊,自力更生。光绪年间,北京的象牙作坊甚至面临着绝迹的危险。在这个时期,一些象牙雕刻艺人和专门为房屋建筑雕花装饰的艺人开始修补残旧的象牙雕刻工艺品。到了清末民初,北京已经有了十几家象牙作坊,主要分布在花市大街以南上、下堂子胡同,上、下唐刀胡同及珠市口一带。 新中国成立后,我们的象牙雕刻工艺也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我们创造了“毛主席故乡”、“成昆铁路”等大型象牙作品,这些作品在细节之中都透着灵秀之气。在一些大型作品中,艺匠们采用“拼嵌法”,以扩大体积,但拼嵌得浑然一体,毫无斧凿痕迹。现今,我们的象牙工艺越来越精湛和创新,不断为我们带来新的惊喜和感动,也成为了我们国家非常重要的文化遗产之一。我所了解的北京象牙雕刻工艺有着独特的工艺特色。自从明朝以来,北京象雕工艺就特别盛行,到了清代,象牙雕刻多是内廷御用作坊生产,艺人多来自扬州和广州。他们在继承传统技艺的基础上,将圆雕、浮雕和镂空雕等技法结合运用,融为一体,并从古代绘画、石雕、泥塑等艺术形式中吸取丰富的营养,逐渐形成了北京象牙雕刻,在中国大地上独树一帜。 北京象牙雕刻的品种非常丰富,主要可以分为浮雕花卉和圆雕花卉两类,包括了洗子、盘子、臂搁、花瓶、花篮、盆景、蝈蝈白菜等等。特别是在古装仕女和圆雕花卉方面,北京象牙雕刻特别擅长,在整个象牙雕刻行业中独树一帜。 北京象牙雕刻的特点是高雅古朴、精细遒劲,而且充满了独特的艺术韵味。艺人们对材料的理解非常深刻,将手艺发挥到了极致,让每一件作品都充满了灵魂与生命力。 我了解到,牙雕制作需要经过凿、刻、磨等繁琐的工序才能完成。早期的牙雕工艺中,更是需要借助大自然的鸟类来达到雕刻媒介的更好利用。现在,在现代技术的帮助下,牙雕制作更加精细、高效、专业化。据我所知,象牙雕刻制作需要经过凿、铲、开脸、磨、彩熏等五道工序。其中凿就是将象牙开坯成形;铲则是进行精细加工;开脸则是做人物面部细致表情;磨则是作精细的抛光;而彩熏则是根据不同的要求进行染色处理,或熏制成仿古产品。而雕刻手法也是多种多样的,主要运用深浅浮雕、镂空雕和立体圆雕。其中深浅浮雕和镂空雕相对较为常见,而圆雕相对较为难度较大,需要更高的技艺去完成。 北京牙雕工艺曾多次代表中国在国际上参加各种重要的展览,并被国家作为国礼馈赠国际友人,使得我们的传统文化艺术为世界所知。这不仅增进了世界人民对于中华民族古老文化的了解,也促进了我国和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出于对大象种群的保护,包括中国在内,国际上曾经一度禁止了象牙贸易。这使得完全依赖象牙制作北京象牙雕刻的工艺面临巨大挑战。为此,我们的传统雕刻艺术家们开展了多项工艺创新,不断推出了以代替品材料制作的新品种,比如以牛骨、水牛角等代替象牙材料。这些新工艺和新品种的推出,既保护了大象,又传承了北京象牙雕刻的精髓,是我们的文化宝贵财富和珍贵遗产。我深知,由于赖进口象牙原料,北京象牙雕刻工艺面临无牙之症的厄运。同时,也存在着缺乏年轻的传承人的问题,这使得传统工艺的传承更加艰难。近年来,国际上在拯救濒危物种的问题上已经开始转变思路,他们不再坚持一味的贸易禁令,而是允许库存象牙的贸易。这样,对于北京象牙雕刻工艺来说,象牙原料的供给出现了一线生机。 但是,不管从人力还是财力上来看,北京象牙雕刻工艺都已经进入了濒临灭绝的境地。在1990年6月1日我国停止从非洲直接进口象牙、1991年全面禁止了象牙及其制品的国际贸易后,任何商业性的进口象牙都不获批准。这使得象牙原料的供给存在着一定的限制。在象牙原料禁止的情况下,带动了象牙收藏的高涨,也使得象牙雕刻在禁绝的情况下不断升值。 作为传统雕刻工艺的代表之一,象牙雕刻与竹雕、木雕并称传统雕刻工艺中的三大门类。它以坚实的细密、色泽柔润光滑,独特的质感和手感而闻名。然而在如今的环境下,像象牙这样的较为珍贵的材料已经不再作为主要的原材料使用,艺术家们开始探索新的材料以替代传统的象牙材料。这不仅是对于独特的工艺的保护,也是为了让这种传统的文化艺术得以更好地发扬光大。我深知,象牙作为一种质地上好、被视为白色金子的材料,备受鉴赏家的青睐。在明清时期,随着竹、木雕刻艺术的高度发展,以象牙为材料的牙雕工艺也得到了普遍的发展。同时,雕刻艺人也在融入竹木角雕的风格时,保留了象牙的自身特点。他们以象牙那洁白玲珑、温润典雅的风貌取胜。在当时,由于在宫廷内专设工场,雕刻工艺也变得细腻繁复。人物、花鸟纹饰多仿照绘画笔意,着色填彩均有一定章法,以典雅高贵风格称雄。 有专家指出,象牙雕刻分为南北两派,其中北派指的是北京牙雕,主要制作的是宫廷制品。当时康熙、雍正、乾隆三朝皇帝都非常爱好艺术,在宫中就有象牙制品的作坊。宫廷雕刻艺匠做工细腻,人物、花鸟纹饰多仿照绘画笔意。同时,着色填彩也有一定的章法,呈现出典雅高贵的风格。 总之,象牙雕刻作为中国传统的艺术工艺之一,其独特的风格和鲜明的个性也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即便如今象牙这样的材料已经不再常用,但我们仍应该珍视这种传统的文化艺术,为其传承和发扬光大贡献自己的力量。我了解到,象牙雕刻艺术在中国南北两派形成后,逐渐形成了华丽庄严、纤细富贵、典雅高贵的风格。其中南派指的是广州牙雕。由于广州是一个沿海口岸,外来的象牙首先抵达广州,因此广州逐渐开始象牙雕刻艺术。与北派不同的是,广州象牙制作侧重雕工,讲究雕刻和漂白色彩的装饰。多以精致剔透、质白莹润、精镂细刻见长。 我知道,中国古代流传下来的象牙艺术品,由于其精致的雕刻工艺以及象牙材料本身的价值,曾经在国际艺术品市场上颇具影响力。然而,上世纪90年代后,欧美国家将象牙列入禁售项目,导致象牙制品的供应和贸易受到了极大制约。虽然现在牙雕品只偶尔出现于东南亚艺术品市场,但是价格仍然居高不下。曾在1993年香港苏富比公司举办的艺术品拍卖会上,有一对清代宫廷内摆设的象牙嵌翡翠珊瑚宫灯,奢华富丽,成交价高达数百万。 综上所述,象牙制品的制作和销售已经受到了很多限制,但这并不能阻碍我们欣赏和传承其精湛的文化艺术。我们应该珍视这种传统的工艺,以期在未来的日子里,将其发扬光大。我了解到,在过去,象牙制品曾经以高昂的价格在艺术品市场上风光一时。例如,在1993年香港苏富比公司举办的艺术品拍卖会上,一对清代宫廷内摆设的象牙嵌翡翠珊瑚宫灯以420万港元的天价拍出,令人们瞩目。而在1995年北京翰海春拍的一方明代象牙观音,成交价也高达55万元。 然而,现在象牙贸易禁令的实施以及象牙原材料的日益匮乏,导致象牙制品的数量越来越少。市场需求的不断增长使得现存的牙雕精品价格狂升100%,因此近期牙雕工艺品受到藏家们的热烈追捧。 尽管象牙工艺品价格高昂,但我们也应该关注到现在的象牙制品贸易和使用继续对野生动物和生态环境构成严重威胁。因此,保护野生动物及其栖息地仍然是我们必须要关注和守护的重大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