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鉴赏网读中国著名版画家傅树清的花堡

摄影:著名荒野摄影师

 

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_名家版画作品_版画名家/

(图)傅树清先生作品

傅树清先生,中国著名版画家,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武汉版画家协会主席、武汉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版画协会主席。第一冶金版画研究所。 作品多次参加国际、国内比赛。 曾参展并获奖。 每次走进武汉版画院,就如同走进一座绚丽的鲜花城堡,坠入一座色彩缤纷的花园。 沿着“堡垒大师”傅树清先生的作品所铺就的道路,每一个延伸的方向都将引导您踏上一段愉快的艺术之旅。 看来这座城堡的包容性很强。 绘画、音乐、诗歌汇聚于此。 陌生的面孔,熟悉的朋友,心仪的少年,活泼的少年儿童,美丽的女人和男人,一切都是看不见的,有形的东西都是可以接受和包容的。 他们在自由中无缝地融入“城堡”,成为它风景的一部分。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_名家版画作品/

(图)傅树清先生作品

“欢迎……请跟着我的笔唱吧!” 这是傅树清先生嘴上说的话。 无论是在展览、文化界的聚会,还是在版画学院,如果你遇到傅树清先生,你会发现他随时准备着用笔谱写出一首艺术之歌,呈现给你。 只要他伸手摸口袋,就能找到画笔。 任何时候,他都可以在一张白纸或美纹纸、一张旧报纸或一张广告上画出梦幻般的线条,赋予艺术自己的特定语言。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_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

(图)傅树清先生作品

绘画是他的全部生活,但你可以通过多重身份来认识他。 他可以是诗人、画家、书法家和梦想家。 他把自己的生活、周围的环境、希望、梦想、自己……全部粉碎,扔进了画里。 一支画笔,随时可以在无私的世界里游刃有余。 它的载体可以是纸张、雕塑、墙壁、小物件、平面、生命的转折点……

万物皆有间隙,这就是他的绘画开始的地方!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_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

(图)傅树清先生写对联

今天,正值雨夹雪的寒冬,天气格外寒冷。 街上的人们纷纷捂紧衣服,匆匆回家。 作为版画家协会的副会长,我受会长傅树清先生的邀请,来到版画院讨论明年的创作计划。 宽敞的画室里明亮的灯光下,一群远道而来求教的孩子和青年画家的热情驱散了我体内的寒意。 他们正专注于为虎年创作版画。 在版画刀的移动下,他们的姿势各不相同。 奇怪的小老虎渐渐露出了表情,有点虎气,活泼可爱。

名家版画作品_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

(图)傅树清先生写对联

傅树清先生一如既往地系着创意围裙,手拿画笔。 他看着我进来,热情地跟我打招呼。 地上铺着一堆写好的春联,红红火火,年味儿扑面而来。 “哈哈,有点乱,今天早上我到基层去写对联,把文化落实到基层。基层工作的人们每年都盼着这个时候,所以我们不能失去民间的力量。” “活动很热闹,有点累,但很开心,为大家尽力而为。下午,我被朋友托要一些春联,我现在正在写。”说。

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_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

(图)付树清先生与作者

每次见到他,我都会发现一些新的、特别的东西,就像他今天穿的冬衣一样。 紫、橙、黑、红构成艺术色彩体系。 他买下它是因为它的特殊性。 这件衣服就像他一样,没有重复创作,也不会有衣服搭配的困境。 在小小的细节中,你可以窥见傅树清先生与生俱来的对艺术创作的热情和浪漫。

看付老师写春联,令人耳目一新。 他是一个自由奔放的人,心念一动就拿起笔,毫不犹豫。 他说,如果朋友告诉他,这个词里一定有龙,那他就把它改成龙和虎跳,民俗也纳入其中。

版画的特点是线条的运用。 强烈而鲜明的线条是表达画面情感的关键。 傅树清先生的书法中也蕴藏着很多版画的语言。 他的笔画干脆利落,线条方正锐利。 吃了一顿茶,对联的工作就完成了一半。 陆续有朋友前来参观。 地上的墨水还湿着,对联上镀金的祥云图案湿润地反射着人们脸上的光芒,幸福包围着他们。

名家版画作品_版画名家_名家版画作品值得收藏么/

(图)付树清先生与作者

叶芝说:“如果我有天堂的锦缎,我会把它铺在你的脚下。”

我凭着诗人的句子,环顾庭院里悬挂的傅树清先生的画作。 漆黑的天空、太阳的橙色、孔雀的蓝色……首先映入我眼帘的一定是他的颜色。 只要他思考,他就会用特殊的视角,试图拨开模糊,将其本质呈现在​​你的眼前。 因为他,版画学院成为了众多艺术爱好者前往接受审美洗礼的天堂。 也是武汉市青年女画家数量最多的艺术院校。

他用艺术编织出一座抵御外界喧嚣的天堂城堡。 因为内心的柔软,五彩缤纷的城堡才毫无戒心,永远开放。 因为心是开放的,所以他让一些不安、一些焦虑、一些预设立场都消散了。 于是,版画学院里的朋友络绎不绝。

艺术是对人类内心的探索。 只有不预设位置,才能集中精神。

等傅树清先生停下来,我们又坐了一会儿。 我们聊了年后的创作计划,聊了周围的一些朋友,聊了去年和朋友们的年夜饭……

窗外下着雨雪,正值隆冬,我正努力赶上过年。 我告别了,和他约好了新年后的元宵节和艺术家们相聚,还有谁适合做朋友。

正当他发动车子准备离开时,付老师匆匆走了过来,双手捧着礼盒,说,这是新年祝福! 我打开车门,还没来得及反应,就把礼盒塞到后座上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红色、紫色、橙色的色彩在我的视线中跳跃,又渐渐消失。 雨线泛着银光,雾气缭绕,编织成一张温柔的网,覆盖了整个版画学院。 我希望在庭院里练习绘画的孩子们和年轻的画家们能够在这座鲜花城堡里得到保护和平静。 滋养……